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入股同庆丰
    愉快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何宏俊就又开始他的忙碌生活。因为实在没有人用。何宏俊就开始自己规划他的厂房,虽然他前世并没有学过,这种规划。但是,他知道休息区和工作区,是一定要分开的。同时他还对厕所进行了规划,如果不是来到这个时代,他真不能想象在这个时代里,人们方便是从来不去厕所,都是就地解决。作为一个现代人他是接受不了这种现象的,所以他强制要求了的,规划厂区的时候,特别地规划了厕所。他希望能够看到一个有序的工厂,而不是一个混乱的作坊。他在广州郊区买了一大片土地,甚至对未来的厂区扩建都把土地预留出来了。买的土地的时候还专门去了当地的官府进行了备案。因为他买的土地,除了有一部分耕地外,还有一片滩涂,紧挨着珠江的河道。位于广州东南部珠江口内的北岸,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现在的广州黄埔港位于珠江南岸,主要交易都在那里进行,何宏俊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离主要港口不远。而且这里也适合建设成大吨位港口,在他后世的记忆里这一片地方建成了黄埔新港。现在他先把这一片地方买下来,至于以后是否会再建设成港口,以后再说。

     他现在需要赶快的把厂房建设起来,因为按照协议两个月后第一批机器就会到来。

     一个月后,王炽来了。王老爷子今天是准备和何宏俊,签署入股协议的,他知道何宏俊已经按照约定,在半个月前把钱存入天顺祥钱庄。

     何宏俊见到王老爷子,兴奋说道:“老爷子好,你总算来了,我这几天都想死你了。”

     “想我是假,我又不是你傍边黄花大闺女,小友是想我手中的协议吧。不过,小友这个年纪,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王炽听到何宏俊说的俏皮话,于是打趣道。

     何宏俊闹了个红脸,连忙笑着说道:“小子我还小,将来是要科考的,没有考中之前,是不会谈这件事的。”

     “那倒是,小友是耕读传家,家里的何老大人,还好吧。”王炽说道。

     何宏俊一听就知道,他是打听过自己的情况了,不过他也没有打算隐瞒,因为他知道他的身份就是摆在明面上的,到现在广州的官府没有来找过他的麻烦,就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

     “家里祖父还好,没什么事。就是小子我现在折腾的挺厉害。没少让家里人为我担心。”何宏俊嬉皮笑脸的说道。

     “要是我家的小子,也能像你这样让我担心,就好了。年轻人嘛,就是要折腾,不折腾怎么成长啊。死读书是没什么用的,自古文章写的好的,基本都是不怎么会做事的。”王炽感慨的说道。

     听他一说,何宏俊就想到以前有人给他说过的话,谁的青春不折腾,因为折腾过,才最终收获了安心。

     因为看过了世界,才安心在一个地方生活下来,劈柴喂马,关心粮食蔬菜。不止是爱情,生活里的方方面面都是吧。曾经听说一个北大的硕士,发现她负能量满满,一直在抱怨各种。她说日子过的太平淡,一直学习,就连最无所谓的公司面试,她都紧张到不行,北大的光环也没能为她带来更多的offer。

     也许,生命里有几年,原本就是用来荒废的。不要说别人都在前进你停滞就等于退步的话,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当比尔盖茨李嘉诚的。不要看谁谁家的孩子一路顺畅的读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年纪轻轻就完成了所有,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流水线式的生活。柴静说,生命不是用来比较,而是用来完成。所以其实我们更需要的,只是在这个过程里,不断的播种收割自己。虽然有时候这个过程会有些长,可是不要慌,生命没有那么分秒必争。觉得乱的时候,就停下来把自己整理清楚。然后再出发。

     沉住气,忠于内心,生命才饱满。

     王炽见何宏俊因为他的一段话陷入了沉思,也没有打断他,而是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旁边的静儿,见少爷走神了,就用手推了推他。何宏俊也被静儿推醒了。见王炽已经坐下,知道自己刚刚失理了,不过他也没打算道歉。因为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活的比较压抑。他也一直没有找到真正的原因,现在他知道了,那就是因为,重新活了一回,他觉得回到这个时代,不会这个时代的人做点事情。总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现在,他想明白了,人活着,就是为了自己。上一世的青春是安分守己的度过的,既然这一次能够重新来过,那就好好的,折腾一回。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何宏俊向王炽拱了拱手,嬉皮笑脸的说道:“今天,多谢老爷子指点了。”

     “这就对了嘛,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不要整天暮气沉沉的。在商言商,我今天来就是要和你签署协议的,也好把你的心安了。”王炽笑了笑说道。

     “好的,这两天小子确实也等着你,除了这件事,小子还有别的事,需要想请你帮忙。”何宏俊谦虚的说道。

     “哦,什么事情还能难道你,这个大财主。”王炽说道

     “主要是因为我现在建了两个工厂,同时又收购了你的同庆丰股份,在用钱上,有点紧张。想在天顺祥贷点钱。不多也就5万两,时间也就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就不那么紧张了。”何宏俊老师的说道。

     “工厂,都是什么工厂,多大的工厂?”王炽问道。

     “主要是两个工厂一个火柴厂,就是现在的这种火柴。”何宏俊说着拿出来了一个现在市面上卖的火柴。

     王炽接过来看了一下,又问道:“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纺织厂,主要是纺织我们现在的布匹,还有丝绸。现在的生丝大量的出口,但是我们还得自己做成成品,卖给他们的话,得到的利润会更高……”何宏俊向王炽详细的介绍了,这个纺织厂。

     “你想的是对的,不能把自己,供货的渠道全部假于他人之手,未来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东西。你刚刚说你所卖的生丝和丝绸的价格都很高。”王炽说道。

     “我说卖的都是分品级的,一般比较好的都会价格比较贵的都会卖给他们,而一些稍微差一点的,都会在我们这里自己卖的。而且我的出货量比较大,最近我开始收购所有广州这附近的生丝,然后,会逐步的提高价格。大批的卖给他们。所以价格会,高一点。”何宏俊说道

     “如果我和你一起收购生丝,然后一起卖给他们怎么样?”王炽说道。

     何宏俊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想了一下说道:“当然可以,你负责收购云贵川的生丝,然后我收购两广,两湖的。然后我们统一往外卖。”

     “为什么没有两江和闽浙的,这两个地方,要知道,一直都是生丝的主产区。他们的出货量比我们要更多。”王炽说到。

     “两江和闽浙都被徽商和浙商控制了,我们是插不进去手的。只要我们,按照我们的规划,把这些地区控制好,未来我们就可以在这方面有一席之地,然后再和他们商量一起订生丝的价格……”何宏俊说道。

     王炽见他说的井井有条,规划合理,思路清晰。沉思了一会说道:“好的,就按照你的计划来做。至于你所需要的这5万两银子。我来出,怎么样?”

     何宏俊知道是想入股纺织厂,不过能和中国人合作总比和洋人合作要好,随即说道:“20%的股份给你,纺织厂的主要材料,就是生丝。最近我除了出售一部分生丝,回笼资金。等纺织厂建好,我们就要囤积生丝了。”

     王炽想了想说道:“好的,一切就按你说的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