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闲聊
    过往的夜,总可以抑制住那一份心思,这夜,却是怎也不可抑制的扭曲,不知缘何这样乱序。

     淡淡的雾气,浓浓的湿气,浇灌着思绪,想着念着便可以放下,走着歇着便可淡忘。立在这片浮土,心情急躁沉淀为莫名的安静,心里交结的俗事慢慢浑浊了。这片气息不知江南否?只知雨碎江南,情事稀疏,再不生杂念,唯等时光苍老。

     今夜下起了雨,何宏俊不是很喜欢雨夜,雨夜总是给他一种孤独感。雨水打在窗棂上,噼里啪啦只想,让人的思绪纷乱。何宏俊坐在窗前,喝着酒,现在有点想抽烟,雨声滴滴答答,在这种情形下,何宏俊更加想前世的家,只有不停的想,他孤寂的灵魂才能感觉到一份温暖。

     题记,风微起,夜微凉,月下独酌伴孤灯。一杯酒,一世情,浓浓思念在心中。抽颗烟,相思苦,万千情丝谁能懂?雨声响,滴滴落,满天雨水挂长空。

     雨还在下,何宏俊的思念更加浓厚,就像这雨,绵绵不断的从天空飘落。思念的情怀绵绵不断,何宏俊喝着一口一口的酒,仿佛这样他的心才能好受一些,这样才能冲淡孤独感。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一段时间了,何宏俊却总是有一些孤独感,即使现在的家人,何宏俊也总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心里有一点生分。有几次都试着消除这种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也消除不了。

     一夜细雨,天空阴得几欲滴水。

     在空蒙的氤氲尽处,一缕荒烟,几点残红。那绺早樱,缓缓飘入泥淖,发出零丁的叹息。偶一寒鸦点水而过,却被风中渗出的声响惊得高飞。

     何宏俊站在窗前,心烦地捋去落在发梢的雨丝,连接几天的阴雨和最近的忙碌,让他不由得心浮气躁。仿佛是为了给爱他的坏心情应景一般,雨似乎比刚才更大了。风把他身后的咳嗽声吹得七零八落的,仿佛满地碎金。何宏俊下意识地回过头,一个身高只到爱他肩膀的小女孩和一个身材略高的中年人。正是静儿和陈启沅。

     陈启沅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向何宏俊汇报缫丝厂合并的情况,来之前,他在华兴缫丝厂了解到了何宏俊制定的各种条例,感到受益匪浅,没想到他会那么关心员工的利益。每人每天只让工作八小时,不让大家加班。而且因为现在还没有电,所以他也更不会让人在晚上上班,晚上上班对人的身体的伤害,是非常大的。不说别的,经常熬夜的人身体的转氨酶就会很高。虽然可以通过睡眠调整过来,但是生物钟,一定是会受到破坏。整个值夜班期间,由于工作与睡眠在时间上发生矛盾,使人类长期形成的正常生物节律受到干扰,再加上白天睡眠的环境条件差,受到日光、噪声、振动等的影响,使睡眠时间由8小时左右,减短到4~6小时,而且睡眠的深度变浅、质量较差。时间一长,会使人感到每日劳动后体力和脑力耗损得不到完全补偿与恢复,造成疲劳的积累或过度,因而在连续夜班期间劳动者的疲倦感会逐渐加重,食欲下降,消化道疾病增多。最让他佩服的是工厂的效率是非常高的,这是员工的状态和技能熟练度决定的。

     “何少爷,这是华兴和继昌隆的合作意向书。你先看看。”陈启沅说道。

     “不用看啦,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把合约的内容说一下吧,我听听没什么事情。我就和通知他们,把新的合约签了。”何宏俊笑了笑说道。

     “好的,我先说说,根据各自的资产清算,我们一共四个股东,何少你,我,王炽,还有詹姆斯。我们分别占得的股份为55%,15%,15%,15%。合并之后的股本更多了。基本上我们是整个中国最大的缫丝厂了。”陈启沅有些兴奋的说道。

     “最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的机器都是从国外进口得来的,这一点对我们以后的继续扩大的很不利的,所以以后你要从厂子里的利润中每年都抽出一部分,用于研发纺织机器。我们首先要做到自给自足,以后的如果可以,就把机器,卖到国内。”何宏俊说道。

     “还是何少爷,想的长远。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还怕何少不同意,本来想自己做呢!有何少的支持更好了,只是别的股东会支持吗?尤其是詹姆斯。”陈启沅担心的问道。

     “没事的,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就在成立一个纺织机器公司,单独做。这是必须的,况且我是大股东。这点权利还是有的,以后就从每年利润的20%用于研发新型纺织机。这个账务要单独做,还有我们先把维修做好,不能耽误生产,要先把这些机器吃透,再做研发。”何宏俊吩咐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华兴的机器,比我们继昌隆缫丝厂的机器要先进,我想先拿出一台来,做研究用。”

     “可以,你看办,就行了。缫丝厂的事情,全部都有你来决定。需要支持的时候来找我就行了。”何宏俊自信的说道。

     “好的,有你的支持,我做事就放心多了。”陈启沅看着这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自信的气息,仿佛给他着一股力量。

     何宏俊看着陈启沅露出来淡淡的微笑,说道:“下雨了,中午就别回去了,留在家吃饭吧!”随后就吩咐道:“静儿,去吩咐厨房中午多做几个菜。我和陈先生喝两杯,王鹏飞不是回来吗?你把他喊来,我酒量不行,让他作陪。”

     说起王鹏飞这家伙,这几月可是没少忙活,他几乎跑遍了整个广东,和很多的蚕农,都签署的收购协议,保障了华兴缫丝厂的原料。甚至在广西,也有收购点。这让他来,何宏俊是想提拔他,让他除了负责缫丝厂的生丝收购,还想让他参与缫丝厂的管理,想让他跟着陈启沅好好学学,能有多大的造化就看他自己了。

     一会王鹏飞来到客厅,向何宏俊见过礼。何宏俊对着他说道:“这是陈先生,今天在家吃饭,我不能喝酒,你来陪陪他。”随即又向陈启沅介绍道:“这位是王鹏飞,华兴厂的生丝原料的收购,都是他负责的,很能干的一个人。”

     陈启沅也是聪明人,知道何宏俊想提拔他,现在华兴厂归他管,何宏俊不好直接提出来,这是再询问他的意见。可以看出来,何宏俊这是真的放手让他管。他哈哈一笑说道:“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华兴缫丝厂,有你帮忙,以后我会轻松很多。”

     “过奖了,陈先生的大名。在南海可是顶顶大名。我是不敢比的。”王鹏飞夸奖道。

     “好了,你们就别互相夸了,先吃饭。咱们边吃边聊。”何宏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