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家话
    等何宏俊走后。

     瑞麟对着幕僚问道:“你为什么让我选择何耀章,据我所知,他并不是一个特别懂得洋务的人,而且为人有些死板。”

     “他懂不懂得,其实不太重要。有人帮他就行,关键是我们也没有好的人选,不如就给何璟大人一个人情。也给何宏俊这小子一个人情。”幕僚说道。

     “这小子,给他人情干嘛?”瑞麟说道。

     “大人难道没看出来吗?你选人选的时候,他一直在强调总办的重要性,就是想让大人一时间选不出来人,到时候必然会问他,他就好推荐他父亲。”幕僚说道。

     “这小子跟他祖父一样奸猾。”瑞麟说道。

     “这小子,人还是不错的。小小年纪就见识广博,懂得进退,将来也一定是个人物。大人不如,先给他一个人情,将来也算是给家里的公子结个善缘。”幕僚解释道。

     ……

     何宏俊回到家中,歇息了一会,就提笔写信。他写了两封,一封写给了他祖父何璟,述说见瑞麟情况,并把要拿下广州机器局的想法说了一下。一封是给他父亲的,告诉他,瑞麟可能会让他出去做事,并且提前把职位告诉他,希望他有个心理准备。毕竟在他的印象中,他的父亲是个十分保守的人,提前说,也是不想让他推迟。

     何家的家宴上,何璟今天是特地把家里的聚起来的,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家里的一起吃饭了,那是因为他喜欢安静,没有和家里的人住一个院子里,而是住在了小揽山上的茅草屋里。昨天接到何宏俊的书信后,就在心里感慨了一番,没有想到,他孙子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让他也有点不知所措,心里高兴的同时,也有一丝的担心。

     等吃完饭,何璟把何耀章叫到书房,对着他说道:“俊儿的信,你看到了吧!有什么想法吗?”

     “俊儿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了。”何耀章说道。

     “大吗?也许吧!或者再大点可能会更好!”何璟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后又问道:“你对他说的去广州机器局当差,有什么想法?”

     “虽然是个不错的职位,但是一旦进去,就不可能再回来了。”何耀章说道。

     “怎么,你不想去?”何璟问道。

     “嗯,有点。毕竟我读的是圣贤书,这个机器局虽然重要,但是却不是……”何耀章说道。

     “其实你错了,最近广州日报,你看了没有。知道英吉利为什么那么强大吗?”何璟问道。

     “看了,虽然不是最新的。写的文章虽然没有,一点文采,但是说的倒是条理清晰。读过之后,才知道英吉利为什么那么强大。”何耀章说道。

     “那你认为,我中华大地,要想强大,让四方臣服,应该如何做?”何璟问道。

     “这个可能需要向西方学习,用他们的技艺,来武装我们的军队。做到西学我用。”何耀章想了下说道。

     “这个你既然知道,打算怎么办,还拒绝这个职位吗?”何璟问道。

     “这,这……”何耀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只看到了眼前,没看到将来。这些东西对国家至关重要,会成为朝廷必不可少的东西。现在虽然是虚职,将来必然会成为实职的。再说将来俊儿是要出去为官的,你以为瑞麟真的是非你不用,那么你也有点太高看你自己了。”何璟有点严厉的说道。

     “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瑞麟是想让俊儿来主持此事的,只不过俊儿的,年龄太小,出面不太合适。才想让你出面的,毕竟父子连心。”何璟说道。

     “选俊儿,这有点不太可能吧?”何耀章有些吃惊的问道。

     何璟抬头看了这个大儿子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的失望之意。不过他还是耐心的解释道:“这段时间,俊儿做的事情,你自问你能做到多少?他所做的又有几样和洋务无关?对于洋务你自己又懂得多少?”

     听到何璟的三连问,何耀章算是听明白了,明白了以后,也让他心里一时间有些不太高兴。想想都能明白,自己的官,是让儿子施舍来的,尤其他这种有些骄傲的读书人,这让他的自尊心有点受挫。

     何璟看到他的这个模样,知道他有些不好受。只好出声安慰道:“你别想太多了,归根结底,他到底是你儿子。他的荣耀也是你的。”

     “谢父亲教诲,我会去上任的。在家里闲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早就想出去做事了。”何耀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何璟看他并没有被仕途的不顺,打磨掉志气。看他眼里还有几分的豪气,心里很是有些欣慰。便叮嘱说道:“既然是瑞麟让你去的,必然会大力的支持你的,但是你也不能无所成就。要做出成绩出来,在洋务上,不懂的,就去问俊儿。他会给你答案的。”

     “嗯,我知道。我在洋务上确实是不太懂,我会去学的。”何耀章老实的说道。

     “不是让你学,你学能学会多少,学的再多,你能什么都亲自去做吗?”何璟训斥道。

     “还请父亲指点,我该怎么做。”何耀章迷茫的问道。

     “俊儿来信说,你当总办的时候,一定要把人事权拿到。只有这样做事的时候,才不会受到制肘。还说对洋务不需要什么都精通,都知道个大概,就行了。事情让精通的人去做,给他们做背后的支持,这样才能出成绩。不能瞎指挥,只要人事权,在我们手里,机器局里的事情,就是我们说的算。至于机器局里的财权,暂时我们是拿不到的,也不要去碰,瑞麟和张兆栋他们会紧盯着的,我们不要去碰,将来或许有机会。”何璟说道。

     “我明白了,只是不知道,懂洋务的人要去哪里招?”何耀章问道。

     “你到广州去问俊儿吧,他知道。机器局应该还会有瑞麟安排的其他人,只要他不影响你做事,就不要去碰他。要是他碍事了,你就和俊儿商量,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怎么做。”何璟安排道。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准备,看看俊儿送来的关于机器局的事项。”何耀章说道。

     何璟等何耀章出去之后,眼望北方,心里满是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