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见瑞麟
    来到大厅,何宏俊心里有点紧张。毕竟两辈子为人,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员。

     来到了客厅,拜见了瑞麟。何宏俊施了一个晚辈礼仪。只见一个身材有些清瘦,辫子花白的的老头。双眼圆睁地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笑着说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啊!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差不多,现在想想,我确实是已经老了。”说完,又咳嗽了几声。

     何宏俊一看就知道了他身体不是太好,应该有病在身。连忙向前走两步扶着他坐下,说道:“大人过奖了,小子我还是年轻,不懂事。让你老操心了。”

     “没什么可操心的,你做的都很好。年纪轻轻的就十分懂事,而且也算做成了一个不小的事业,比我家的那个强多了。”瑞麟说道。

     “我可不敢跟世兄比,小子我从小就在这广州附近长大,只是见过的洋玩意比世兄多些罢了。当不了你老的这番夸讲,再说了,我得这些事情,在你老眼中,我这都是闹着玩。”何宏俊恭维的说道。

     “小小年纪就学的这般油滑,也真不知道何老头是怎么教的你。”瑞麟说道。

     “祖父一直都是让我学习孔孟之道,还有一些君子六艺一些的东西。只是我比较贪玩,所以学的就不是太好。让我提前来广州,也是为了准备明年的春闱考试?”何宏俊回答道。

     “读书就好好在家读书,没事还出来瞎折腾什么。不过折腾的东西倒还不错,比我年轻的时候强多了,我有你这么大的时候,除了只会读书,别的是什么都不会。”瑞麟说道。

     何宏俊一听就知道他在广州做的事情,大部分应该都传到他的耳朵当中了。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是一方大吏。在他眼皮底下要是没有一些眼线,何宏俊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随即就稳了稳心神,淡淡的说道:“你老太谦虚了,我的这些事都是不能瞪大雅之堂的。在你老的眼中,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好了,小子。不要学你家老头的那般狡猾。你真以为你的小事,这我眼中真的不值一提吗?其实你自己心里明白,究竟干了多大的事情。”瑞麟有些严肃的说道。

     “这,让我如何说起啊!”何宏俊有些不明白的说道。

     瑞麟一看他还是不明白,于是就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虽然是文人,但是这几年尽干些武夫的事情。没想到你今天来,几句话就把我绕进去了,不知不觉和你绕起了弯弯。”

     “还请你老明说,我实在不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事情?”何宏俊心里面泛着迷糊说道。

     “我听说你从德国人那里购买了一批机器,能说说你打算干什么用吗?”瑞麟提示说道。

     “我确实买了一批机器,不过这是我准备开火柴厂用的。这批机器的拥有者都是怡和洋行的詹姆斯的,他使用这些机器,入股我的火柴厂。所以这些机器真正的使用权并不在我这里。你老想要,还得找詹姆斯。”何宏俊说道。

     “我没有打那些机器的主意,你不用拿洋人来当挡箭牌。我真想要你的火柴厂,他的机器也跑不了。明说了吧!我是想要一些机器,加入到广州机器局里。”瑞麟说道。

     “广州机器局?”何宏俊疑问的说道。

     “这是我和巡抚张兆栋打算成立的一个新的部门,还没有正式挂牌。”瑞麟解释说道。

     “我不知道这个机器局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啊?不然的话,倒是可以给一些建议。”何宏俊问道。

     “你给建议……”瑞麟本来本来想说你个毛都没长全的的小屁孩儿孩子,能有什么建议。结果话到嘴边,就想起来他最近所做的一些事情。生生的又把话噎了下去。摸了摸头问道:“你有什么建议?”

     何宏俊一听,就笑了。说道:“我没有建议呀!因为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您老要干什么呢?所以我哪有什么好建议?”

     瑞麟哈哈大笑的说道:“你要是刚才真说出一些建议,我还真得好好考虑考虑,怎么收拾你。现在我就好好讲讲为什么成立这个机器局。”

     何宏俊感到后背发凉,这还真是一步3个坑,步步都得小心。幸好他刚才没有直接的给出建议了,不然的话,恐怕就会给家里惹祸了。要是直接说,估计就会让他觉得我派人盯着总督府了。

     “前几年,老夫我为了绥靖地方治安,加强水上巡逻力量,向英法两国购买了大小轮船6艘;同治七年(1868年),我又向法国购兵船1艘。可是,购买外国的兵船不久,我就发现这些兵船所需的耗材———枪炮子弹要花费更多的钱!而且,轮船的蒸汽机在使用中时有损坏,每次必须运到香港的修理厂去维修,既费钱又费时,手续还特别麻烦,很不方便。因此,我和巡抚的张兆栋等人商量后决定自办工厂——成立广州机器局。而且最近我就为机器发愁呢,英国人和法国人都卖的很贵,不过听说你没花钱,就让洋人把机器运来,让你用。所以找你来,就是想让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便宜的买些机器。你也知道,这两年朝廷兵祸不断,所以也没有什么钱粮。连左骡子打西北都要向商人借钱。也不知道这些外债,什么时候能还上,到时候一旦还不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受到牵连。”瑞麟解释说道,不免也为左宗棠担心。

     “总督大人,你老放宽心好了,左大人的事,他会有办法解决的。”何宏俊说道。

     “我没为左骡子担心,我是在为大清担心,你小小年纪懂什么。你以为他左宗棠,打赢这场仗,就万事大吉了。这场仗赢了,他左宗棠再也不会有带兵的机会了,输了,他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带着棺材去西北吗?他这是做了死的准备的。现在看西北的战事,胜算根本不足三成。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给他的建议,让他在兰州先成立兵工厂,成立就成立,结果把老夫这里的火药局的人,都抽走了。”瑞麟担忧的说道。

     何宏俊听他骂到给左宗棠提建议的人时,脖子不自觉的缩了缩。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看来,左宗棠是听了他的建议了,估计这一次,他会轻松些。

     何宏俊继续安慰说道:“左大人哪里,毕竟是边关要事,现在能支持他在西北开战,大人这也是为了国事分忧嘛。再说了,左大人有在世诸葛之称,这场仗,因该会打赢的。”

     “什么在世诸葛,这些都是他自己给自己封的。有谁承认过,倒是他的驴脾气,领教的人不少。但愿他能打赢吧。”瑞麟说道。

     “会打赢的,左大人精熟方舆,晓畅兵略,在湖南赞助军事,遂已克复江西、贵州、广西各府州县之地。名满天下,谤亦随之。其刚直激烈,诚不免汲黯太戆、宽铙少和之讥。要其筹兵筹饷,专精殚思,过或可宥,心固无他。”何宏俊说道。

     其实这里有段故事不得不说,1849年,林则徐途经长沙,指名要见隐逸在家读书的左宗棠。左宗棠在夜里急匆匆前去拜见,结果由于心情激动,一脚踏空,落入水中。见面后,林则徐笑曰:“这就是你的见面礼?”

     林则徐与左宗棠长谈,并将自己在新疆整理的资料和绘制的地图全部交给他。

     林则徐说:“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终无成就之日。数年来留心人才,欲将此重任托付!”他还说:“将来东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西定新疆,舍君莫属。以吾数年心血,献给足下,或许将来治疆用得着。”

     望着年逾花甲的林则徐,左宗棠的眼睛湿润了。

     后来,在征战新疆时左宗棠没有忘记带上林则徐赠送的地图。

     临别,林则徐写了一副对联相赠:“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左宗棠以对联时时激励自己。他说:“每遇艰危困难之日,时或一萌退意,实在愧对知己。”

     收复新疆后,左宗棠曾专门到福建林则徐祠拜谒,在林公像前默默悼念。

     他写了幅对联:“三吴颂遗爱,鲸浪初平,治水行盐,如公皆不朽;卅载接音尘,鸿泥偶踏,湘间邗上,今我复重来。”

     瑞麟听何宏俊说完,欣慰的看了何宏俊一眼,说道:“算了,不说他了,还是说说机器局吧!这次机器局的主要是用于除了维修水上的船只,还有就是希望能建造一些内河小船,用于剿匪。还有就是想把火药局合并到机器局里,建造新式的火药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