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小镇见闻
    只要前面立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的炸鱼丸,一名妇人正在不停忙碌着,看样子是20多岁,典型的一副乡下村妇的形象。摊子旁边的人不少,何宏俊领着的3个人就走了过去。李四连忙去找了个桌子,并且擦了擦,让大家坐下。随后又对老板娘说道‘’要两碟的鱼丸,另外再上壶茶。‘’

     ‘马上就来’妇人答应的就跑了过来。还用瞅了一眼李四。不一会儿妇人就端上了一盘子,放了4个小碟,和几双筷子。只见盘子里放着有十几个炸的金黄的鱼球,只见银灰的鱼肉里镶嵌着深绿色的韭菜,外面还裹着一层金黄的外壳,单看炸鱼球的卖相就让人口水直流,看样子味道应该不错。于是何宏俊就让大家开吃。但是谁都没有动,何宏俊明白了什么意思。于是也不客气就吃了起来,都在等何宏俊吃了以后,大家才开始吃了起来。

     还别说味道真是不错,乍一看,似乎眼前这炸鱼球跟前世里吃的没有什么不同,入口一嚼方知内有乾坤,味道独特,皮酥脆爽口,内里肉质细嫩,酸酸甜甜中夹杂着一点微辣,口感甚佳。何宏俊默默的在心里点了一个赞字。

     几个人正吃着,旁边有人吵闹了起来。何宏俊抬头向前看去,几个地痞一样的人物,流里流气的,身上穿着带补丁的长褂,对着摊主说,‘快交钱,不然摊子就别在这里摆了,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儿。’可能是旁边有人看不下去,就嚷嚷了起来,‘王二狗,别太过分,都是一个镇子上的人家,凭什么要向你交钱。’

     其中一个领头的,拿出一把刀来大声嚷嚷道‘就凭借着我手中的这把刀,这个镇子上就没人敢说话。’说完狠狠地向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瞪去。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瞬间就蔫儿下去了,慢慢的退到了人群中。王二狗一见就更嚣张了,大声的嚷嚷道,‘’以后谁要在这个地方摆摊都要向我交保护费。‘’

     何宏俊向周围的人问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嚣张?’

     李四连忙回答道‘这个是咱镇上有名的地痞,在家什么都不干,他父母是咱庄子上的佃户,都是老实人。只是此人好吃懒做,成天带着庄子上几个瞎混的人在一起中聚众斗殴。要是谁家惹到她了,就会被他的几个小兄弟,暴打一顿。而且也没有人管,久而久之,镇子上的人也就害怕了。慢慢的也就忍让了起来。大少爷,你看这事,怎么办?’

     听到李四的话说出口,就知道是想让他出头。何宏俊对着张三说道:‘把人打疼打不打残能办到吗?打完了把人带过来,我想问他几句话?’

     张三明白了大少爷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先教训一下,嘿嘿一笑,就说‘’看我的。‘’说完就大步走去,对着王二狗说道‘你小的挺横啊,过来让小爷教教你怎么做人。’说完上去就拿住了王二狗拿刀的右手,接着就是两个大嘴巴子,王二狗直接就被打蒙了。就被张三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过来。扔到了何宏俊的脚下。他的几个小兄弟,瞬间就被吓跑了

     ‘你叫王二狗,你的大名叫什么?干这行干了多久了?有多少人跟着你啊!’何宏俊懒懒的问道。

     好像刚才被吓到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时竟然不知怎么回答,看看张三,又看看何宏俊。

     ‘’我家大少爷问你话呢,不知道怎么回答呢?要不要我来再教教你啊!‘’张三狠狠的对着王二狗,说道。

     王二狗这时候明白过来,今天真是碰到硬茬儿了,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随意献媚的说道‘小的,这一行才刚开始干,手底下有几个小兄弟,都是平时在一块儿玩儿呢!都是咱镇子上的人。家里老爹老娘从小就喊我二狗子,慢慢的大家都叫我王二狗,这也是我的大名。还请大人放过小的,小的也没干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是想要几个钱吃饱饭。家里租了有十亩地,家里人多,实在是吃不饱饭,所以才干这一行,我们真没杀过人,最多也就是把人打一顿,没让人家伤筋动骨的。还请何家大少爷饶命’说完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知道我是谁?那你以后愿不愿意,听我的话呢!我给你找点事儿干,别整天就盯着咱镇子上的人,大家在这个世道都不容易,你这么大的人了就不知道干点正事。’何宏俊对着王二狗说道。

     ‘只要大少爷让咱吃饱饭,小的这个命都是你的,上刀山下油锅,只要大少爷一句话。’王二狗看到这种情况,赶紧拍马屁道。

     ‘饭是会让你吃饱的,银子也会有的,明天带着你的那溜走的几个小兄弟,去何家大院找我,我给你安排点事吧!‘说完转过头又对顾大嫂说道’顾大嫂把你刚做好的的鱼球,包上几包,让二狗子,带回去给他爹娘尝一尝?‘接着又对王二狗说道’跟你爹娘说,自己找了个正事儿,不要让他们二老担心。把东西拿着走吧!明天我在家里等你。’

     ‘’好了李四你把帐结一下,我们也该回去了。‘’对着李四,吩咐道。

     李四,屁颠屁颠的就去结账了。等李四结帐回来,走在回府的路上。何宏俊问道‘张三李四啊,你们的大名都叫什么?总不能都是这么喊你们的。’

     ‘’我叫李元章,家里排行老四,所以被大家叫李四,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也没有人喊大名。‘’李四回答道。

     ‘你呢!张三?不会是家里排行老三吧!’

     ‘俺叫张成武,是俺师傅给起的名字,我在家里排行老大,只是在师傅那里我是排行老三,所以师傅和师兄都叫俺张三。后来都是这么叫俺。慢慢的到家里也都是这么喊。’张三回答完,然后憨憨的一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几个人说着话,不一会就到家了。在大门口被大管家童仁贵揽到,童仁贵说道‘大少爷,太姥爷在书房等你,找你有事。’

     何宏俊心里有点吃惊,不知道什么事,难道是今天的行为表现的和以前不一样。让他有所怀疑。不过不管怎么样,这身体到底还是他孙子。应该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不管了,我去了就知道了。随即就跟着童仁贵向书房走去。只见家里的老太爷坐在躺椅上,悠哉悠哉的看着书。见我们走了过来,随后对着童仁贵挥挥手,示意他先出去。见童仁贵,出去?说道‘俊儿,身体可还有不适?今年的科举,你要去广州考试。咱们家是耕读传家,我已经老了,你父亲和二叔又不太争气,所以这个家将来要指望你了,而且你也不小了,等你考完试。家里的担子,就让你去挑一挑了。’

     何宏俊这么一听,心里反而轻松了不少,心里默默的想到‘只要不让我去死读书,别的什么都好说?挑家里的担子,这对男人来说是一种责任对,咱这样21世纪是穿越回来的人,挣钱还真是小事儿。只是这种考试对我来说可能还真有难度,这种八股文关键是咱没学过啊!光凭何宏俊原来的记忆,也写不出什么好文章来。看来得动动脑子想想办法。现在往上爬啊,还真得去走科举这条路。如果后世有句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可能去广州之前还真得好好的捞一笔。’

     ‘我一定好好学,祖父,我想提前去广州,除了针对科举考试外,还想去见见世面。看看外面的世界,毕竟现在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很多事情不能只听别人说,还得自己去看去想。’何宏俊说道。

     ‘噢!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怎么说?,解释给老夫听听?’何璟疑惑的问到。

     何宏俊现在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什么话都往外说,也不用脑子想想?看来以后说话不用脑子好好的过滤一遍,是不行的’随即说道:‘历代备边,多在西北。其强弱之势、主客之形,皆适相埒,且犹有中外界限。今则东南海疆万余里,各国通商传教,来往自如,麇集京师及各省腹地,阳托和好之名,阴怀吞噬之计,一国生事,数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继续说‘何璟道

     何宏俊只好接着又说道“吾窃惟欧洲诸国,百十年来,由印度而南洋,由南洋而中国,闯入边界腹地,凡前史所未载,亘古所末通,无不款关而求互市。我皇上如天之度,概与立约通商,以牢笼之,合地球东西南朔九万里之遥,胥聚于中国,此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

     听完,何璟开怀大笑道‘何家千里驹,必是我孙儿。’

     何宏俊尴尬地笑了笑,却因为知道他自己刚才说的那两段话,都是几年后,李鸿章因台湾被入侵而上书光绪帝的海防折子。没办法,只好自己拿过来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