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准备起步
    与父母谈完话,回到自己房中,感慨良久,因为知道将来发展的情形。何宏俊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为别的,只为守护这一世亲人的幸福与安康。至于别的人或者整个民族的复兴之路,那就到时候看情况吧,在前世的时候何宏俊从来就不是一个有着伟大理想的人,相反他反而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从来都不想着赚更多的钱,也从来不想着做更多的事,因为从小没有操过心,没有吃过苦,吃喝不愁的整天无所事事。所以在他的心里,从来就是有多大的能力就办多大的事。两世为人第一次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也许这是所有穿越众自己给自己的压力。不然的话,好像就觉得会白活一次。

     到了晚上,见到李四,对着他说道:‘你明天就别先去了,既然家里在广州城有产业,并且那里有人,不需要你提前安排,那么你就等两天和我一起走好了。’

     ‘好的,少爷。下午我已经从大夫人那里找到了两间房子,已经把它们打扫好了。少爷,想收购的的货物,随时都可以搬进来。’李四邀功的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明天开始,你用家里的名义,开始大量的收购蚕丝,至于价格,先按照咱们原来家里收购的价格,如果有可能,你就和现在的养蚕农户去签协议,每月只要他们有上好的蚕丝,我们保证全部收购。’

     ‘少爷和他们签什么协议啊?他们都是大字不识一个,去跟他们签协议,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字。’李四说道。

     摸了摸头,露出了一丝尴尬。何宏俊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点幼稚,虽然方法是很先进,彼此都能保证对方的利益。但是,不符合这里的实情。一瞬间,反而犯难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对着李四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吗?,要保证他们的蚕丝,尤其是上好的蚕丝,一定要卖给我们。’

     ‘奴婢,有个办法。我们可以先付定金,只要他们的蚕丝出来,就一定会,卖给我们。只是这样花的钱比较多,而且一旦他们的蚕丝质量不好,我们付出的定金也无法收回。’静儿连忙说道。

     何宏俊眼睛一亮,心里默默想道,真是看不出来,静儿这丫头,还真有做生意的本事。想了想说道:‘你明天收购的时候,把所有的养蚕人,都记录下来。除了要给予他们的姓名,出货量还有要蚕丝的质量?并且还要有他们平时的信用,个人的品质,还要有他们的养蚕技术高低。你是读过书的人,把这些都记录在一个单独的册子上。’之所以让李四这么做,是因为这是他在后世所学到的知识,建立客户档案。可能很多人觉得建立客户档案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或者说是无所谓的事情。可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客户档案能够有效地帮助你分析你所需要的进货渠道,及价格还有市场情况。并且能够让你对未来的市场去作出预判。如果你是做销售的,客户档案对你来说就是更是重要。

     ‘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小的有点不明白。’李四问道。

     ‘少爷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以后更方便的去买他们的东西。你把我所说的这些东西都记录下来,再从中去挑选一部分人,从他们之中挑选品德好的,技术高的,产量大的。去和他们进行长时间的合作。这些人我们是可以先付定金的,其他的人如果也想像他们那样,也必须要有这些要求,另外需要告诉他们,如果有认字的话,我们就和他们签署合作协议,那么这个合作协议是要受到朝挺的法律保护的。谁违反这个协议都要受到处罚的,如果我们违反了我们也会退给他们违约金。是不是这样啊,少爷。’静儿高兴地说道。

     ‘明白了,全明白了。但是蚕丝的质量,小的也无法分辨啊!’李四继续问道。

     ‘蚕丝的质量,这还真是个问题’何宏俊心里默默的想到,因为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分辨蚕丝的质量,他只知道蚕丝的主要物质是蛋白质,可以用火烧,来分辨真蚕丝还是假蚕丝,但是你要说如何来分辨蚕丝质量的好坏,他却还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等他正想问问大家,看看大家有什么方法解决的时候。

     这时候又听见静儿说道;‘我知道如何分辨材质的好坏?第一,检查外观。优质蚕丝为乳白色略黄,蚕丝表面有柔和光泽,不发黑、不发涩、丝质绵长,拉开表面蚕丝后,内部无成团的絮状碎蚕丝。第二,用手感觉(也就是触感)。优质的蚕丝触感柔顺,滑腻、富有弹性、无团块,劣质蚕丝触感粗糙,无柔韧,无润泽感。第三,看蚕丝的强度。蚕丝强伸力越好,品质越佳。五同样长的蚕线,拉伸后,越长质量就越好。’

     这会儿,轮到何宏俊惊讶了,没想到这丫头懂得还真是不少。看来还真不能小看这身边的这几个人?于是说道‘蚕丝的质量,我会让静儿去帮你把关。还有蚕丝的价格,你也听静儿的,’说到这里,何宏俊心想不如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交给这丫头去做,也好看看他的能力。又说道‘蚕丝,收购的事情,如何操作?都听静儿的安排就行了,你只负责记帐和付钱,你们两个好好合作,把这个事情做好。回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会交给你们去做。’

     ‘好的,少爷,我知道怎么做了’静儿高兴说道。李四也连忙答应道。

     看着丫头十分高兴,于是就想逗逗她。笑着对着她说道:‘看你对蚕丝这么了解,你知道蚕丝的来历吗?’

     ‘静儿不知道,我对蚕丝这么了解,也是跟着夫人她们学的。而夫人她们也从来没有说过。’静儿说道。

     ‘李四,你知道吗?’何宏俊又对李四问道。

     李四露出来茫然的表情,摇摇头说道:‘少爷,给小的讲讲吧,也好让小的长长见识。’

     ‘好的,那我就和你们说说。’说完,何宏俊露出来一副要显摆的表情。慢慢说道:‘说起蚕丝的发现,还有一个美丽而动人的传说呢!在很多年前,居住在黄河流域的黄帝战败蚩尤后,建立了部落联盟,黄帝被推选为部落联盟的首领。部落联盟建立以后,便按照部门分工管理经营,有管理种植五谷的,有管理制造生产工具的,有管理制作衣服的等等,各司其职。制作衣服部门由黄帝的妻子嫘(lei)祖亲自负责管理。

     嫘祖在管理制作衣服饰物过程中,还找来黄帝部下三位大臣协助,他们是:管理制作帽子的胡曹,管理制作服装的伯余,管理制作鞋子的于则。有三位大臣直接负责管理,嫘祖本来可坐享其成了,可是,嫘祖是一位勤劳的妇女,不愿闲着,常常是白天带领部落的妇女上山剥树皮,下田剥麻皮,晚上再与其他妇女一起,把男人们狩猎回来的兽类皮毛剥下来,进行加工制作。不多久,部落的大小首领都穿上衣服。可是,嫘祖由于过度劳累,终于病倒了,整天不思饮食。看护的妇女想尽办法,做了很多嫘祖平时爱吃的食物,嫘祖一看,尽是摇头。三天过去,嫘祖没有进食任何东西,看护的妇女个个着急万分。就在这时,有一位妇女提议上山采一些可口的鲜果给嫘祖吃。众人觉得是个好主意,便急忙上山去了。她们跑遍了近山远峰,采摘了不少果实,可一上口,不是酸的,就是涩的,很难进口。直到太阳快下山,突然一妇女在一片桑树林发现满树结着的一只只白色小果,她们以为找到了好鲜果,赶忙采摘了几只,便急匆匆赶下山来。到家后,用嘴一咬,谁也无法咬动,也没有什么味道。几个妇女站在一起,你看我,我看你,难过得直发愣。

     正在这时,一位帮厨的妇女从她们身边走过,听了她们所碰到的问题,随便说了一句:“现在有火了,咬不动,何不用水来煮烂它?”“在理!在理!”众妇女异口同声表示赞同。她们连忙把白果倒进锅里,加上水后,便架起火烧煮。可是,烧了好一阵,捞起一只用嘴一咬,还是咬不动,这时,旁边的一妇女,以为浮在上面的咬不动,那些觉在锅底下的一定煮烂了。于是,她拿了一根小树枝在锅里搅拌起来。搅了几下,往外一拉,发现树枝上缠着不少头发丝般的白丝。她们抽呀、缠呀,没有多长时间,在锅里煮的白果全都变成细白丝线。

     妇女们吱吱喳喳的声音,惊动了隔壁卧床休息的嫘祖。吵闹声愈来愈大,嫘祖坚持要起床过去看个究竟,便在看护妇女的搀扶下,步履维艰地一步一步地移动着。当她来到妇女们当中时,妇女们便绘声绘色地把这个新鲜事说给嫘祖听。嫘祖听后,心情十分兴奋,病情也减轻了大半,立即想亲自动手试试。身边的妇女不肯让她动手,把缠在树枝上的细丝线拿来给她看。嫘祖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细看缠在树枝上的细丝线后,便对周围的妇女说:“这不是果树的果子,不能进食,不过,它可派上用场了。”随后嫘祖还详细询问了果子是从哪里摘来的,在哪山,哪树上。

     说来也怪,这事的第二天,嫘祖的病就全好了,开始进食东西,体力也有所恢复,她不顾旁人的劝阻,在妇女们的带路下,亲自上山去看个究竟。她们来到那一片桑树林前,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边休息边观察。当她们静下来后,只听见树上传来阵阵“撒、撒、撒”的声响,像秋天细雨打在树叶上似的。再走近抬头一看,原来树上爬满软绵绵的大虫子,正蠕动着身子,贪婪啮食着桑叶。不大一会儿,周围的桑叶都吃光了。后来,嫘祖又上山观察了几次,弄明白了挂在树上一只只白果子,是那些大虫子在树上吐出的细丝结成的一只只椭圆形的小皮袋儿,而并非是树上结出的果实。

     从此以后,人们便把这种能吐丝的大虫子叫做“蚕”,蚕结的小皮袋儿叫做“茧”,蚕吃的树叶叫做“桑叶”。从这时候开始,嫘祖亲自栽桑、养蚕、缫(sao)丝,并把这方面的技术传授给其他人。这样,年复一年,人们学会了栽桑、养蚕,发明了用蚕丝来织制丝绸。当时黄帝看到这一神奇的宝贝,喜形于色,赞不绝口,立刻命令伯余织成丝绸、制成礼服。丝绸温柔飘逸,如行云流水,精美绝伦,与当时粗硬的兽皮、麻布相比,真有天壤之别。就这样,嫘祖被后人供奉为“先蚕”(蚕种),看作是养蚕、缫丝的创造者。’

     等何宏俊声情并茂的慢慢讲完,见他们两人听的都入神了。有搞怪的把手,在他们的眼睛前面晃了晃,说道‘回过神来。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去歇息去吧。’

     “嫘祖养蚕”,只是一个传说,不过,这个传说却告诉我们:古代汉族劳动人民很早就发现了蚕丝。当时,是人们发现树上野蚕结成茧,再从茧中抽出长长的丝,并且将它织成衣料。以后逐渐地学会把野蚕捉到家里喂养起来,为了给蚕儿提供桑叶,也就种植起桑树。嫘祖的传说,只是把汉族劳动人民的创造归功于嫘祖一人,而编成的故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