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陈澹浦
    草木单纯,没有人心的芜杂,看,那些新绿叶片载着满满的自信,吸纳阳光的暖,汲取月色的美,最爱的,还是它那颗纯净不染心。每当心气浮躁,何宏俊便将目光投向它们,一种清凉澄澈意,看似不经意,却刹那间温润了眼眸,那种舒心的安然,沉静,蜿蜒,不可言说。

     何宏俊今天无事,专门来到了华兴缫丝厂,这是因为他听说,陈启沅找来一个机器能手,准备做一种新式的机器,他准备用,蒸汽船上的蒸汽机为动力,做一批新的缫丝机等机械设备。虽然何宏俊买了一批缫丝用的蒸汽机器。但是相对来说都是有些落后的,陈启沅自从和何宏俊交谈要开发一批新的缫丝机器之后,陈启沅就开始寻找帮手,准备以蒸汽船的蒸汽机为动力,开发新一代的设备机器。这引起了何宏俊的极大的好奇心,所以他来专门看一下。

     陈启沅并非是个不懂技术的人,相反他是十分精通缫丝的机器的,是苦于没有帮手,要知道任何一个机器的研发都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而都是要有一些熟练的技术工人和他一起完成的。他在广州打探到广州请“联泰号”的陈澹浦拥有非常好的技术。所以就专门的登门拜访,希望能够和他一起研发出来新的缫丝设备。

     陈澹浦是南海丹灶镇良登村村尾坊人,自小对机器有兴趣。年青时在西樵办机器手工作坊,制作铜钮扣出售,小有名气。1837年(清道光十七年),他到广州十三行豆栏上街开办“联泰号”机器作坊,除制作钮扣、缝衣针等小五金外,还兼接各式机械维修业务。后来他收徒弟帮手,作坊扩大成了小工厂,又因常到外国轮船上修理机械,积累了修理、安装蒸汽机的经验,“联泰号”逐渐在广州地区颇有名气。

     陈启沅设计好缫丝机的图纸,特地到广州请“联泰号”承担制作安装业务。这是个大工程,幸而此时陈澹浦的第二子陈濂川、第六子陈桃川已是技术好手,父子仨对着图纸研究了3天,决定承做。预计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改进,中国近代第一批自己设计自造的机器缫丝机终于要面世。

     何宏俊陈澹浦父子非常有兴趣,因为在现在的中国找一个懂得机器制造的人实在是太难了,尤其是他前几天和詹姆斯会谈的时候,何宏俊想做缫丝机器的研发,但是詹姆斯不同意,他认为机器以后,从英国购买就好了。在中国是不用制造机器的?尤其是他高傲的样子,让何宏俊吐血3升,心中感到十分的屈辱。如果不是现在还需要他,何宏俊都有种想把他干掉的冲动。于是何宏俊就给另一个股东,王炽写了信,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支持。

     何宏俊现在在等王炽的信,自从和詹姆斯说要自己研发机器他不同意之后,何宏俊便准备单独成立一个机器研发的公司,他今天来是怀有的很大的目的性的,他想看看陈澹浦父子的能力,顺便也看看能否收为己用?

     让他没想到的是陈澹浦父子的技术非常的好,放在后世至少都是个六级以上的高级技工。而且陈澹浦还带着几个徒弟?他的这几个徒弟也都是非常好的技术。

     现在陪着何宏俊身边的是王鹏飞,陈启沅已经把工厂的管理全部交给他了,他现在就盯着新机器的开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上面。而王鹏飞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他没有动已经制定好的各种制度,而是把各种规定的制度都严格的执行起来。这是让陈启沅非常放心和满意的,何宏俊听到这种情况后,对王鹏飞也是非常的满意。萧规曹随的典故,大家都能熟知,但真正能做到的却是没有几个。

     “少爷,陈先生身边的那位就是陈澹浦,这几天他们都在没日没夜的研究,我特别找了两个会做饭的人,专门为他们定做了饭菜,每天饭菜都送到他们的门口,不敢让人打搅到他们。”王鹏飞说道

     “你做的非常好,他们这几天都会消耗非常大的精力,所以一些琐事就不要去打扰他们了,另外所有的饭菜尽量做一些好的,不可怠慢了几位先生。”何宏俊吩咐道。

     何宏俊来到他们实验室的门口,看他们意见再进行激烈的讨论,他就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不想打断到他们的思路。于是就让王鹏飞回去搬了把椅子,自己就坐在院子里等他们讨论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却是等到了天黑了。王鹏飞中间虽然有几次想去,打断他们。但是都被何宏俊给拦下了,何宏俊看王鹏飞心里着急,于是就向他问起了厂子里边的情况,边说边聊中不知不觉的天就黑了。

     等到陈启沅和陈澹浦等人出来的时候,看见何宏俊和王鹏飞正在他们实验室的院子里面闲聊。就走路过去,打招呼说道:“何少,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少爷下午就来了,看见你和陈先生在里面做实验,所以怕打扰到你们,就和我在院子里面等你们。”王鹏飞赶快向陈启元解释道。

     陈启沅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连忙责备王鹏飞说道:“你怎么不通知一声,不知道你家少爷的时间宝贵吗?”

     “没必要,我的这点时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做实验时的思路非常重要,一旦打断,就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会再有这种状态。”何宏俊说道。

     “没想到何少爷会是这么通情达理的一个人,听着外面都说何少爷也是广州的纨绔,现在看来是多有误传。”陈澹浦说道。

     “先生客气了,小子我的确是纨绔,不是太喜欢读书,而是总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何宏俊说道

     陈启沅知道他们还不认识连忙介绍道:“何少,这位是“联泰号”的陈澹浦先生,广州有名的机器大家。这是何少爷,是我们的大老板。”

     何宏俊连忙客气的说道:“久仰大名。”

     “何少爷的大名这一段时间在广州,可以说是无家不知,无家不晓啊。”陈澹浦说道。

     “小子贪玩,没想到先生也听过小子的名字。”何宏俊说道。

     “你这要是贪玩,我们可就无地自容了。”陈澹浦笑着说道。

     “天色已晚,钱先生都忙坏了,不如我们边吃边聊。”何宏俊说完,就让王鹏飞准备宴席。

     陈澹浦等人这时候也是对何宏俊充满了好感与好奇,没有反对,都跟着何宏俊赴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