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身陷鱼腹
    又过了半日,林炎终于睡够了,不过他不忙着起来,闭着眼睛装迷糊在怀里睡姿端正的男人身上蹭了好一会儿,这才悄悄睁开半只眼睛——景函正满脸清醒毫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感觉就像是一条狗狗对着个树桩尿尿,尿到一半,发现树是活的,尴尬极了。

     好在他脸皮够厚,这下子干脆光明正大地整个人裹在景函身上装饺子皮,一边小声说:“师兄,你可吓死我了。”

     景函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没有说话。

     对于昏迷之前的情况有多凶险,他是心知肚明的。

     纵然林炎有气运之子的身份,能够逃脱也实属偶然,更别提还要带个累赘。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林炎在自己身上毫无章法地撒娇的样子,突然注意到后者的肩背上都黑了一大片。

     感觉到景函按住自己脊背的手,林炎身上一僵——难道师兄要发脾气了?

     他悄悄看一眼,却不防备被触摸到了背上的伤口,全身上下一个哆嗦,倒吸了一口凉气。

     景函指尖的动作一顿,继而像是抚摸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那片黑色的焦痕。

     似乎是察觉了气氛与往常的不同,这一次,林炎没有顺杆爬,而是抬起眼眸,试图读取景函向来毫无波澜的眼中的那一抹不一样的情绪。

     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望半晌,林炎硬是一点儿旖旎的气氛都没有感觉到,反而是被景函摸过的地方愈发地觉得痒起来,简直都快让他绷不住这个装逼的表情了。

     就在林炎要破功的时候,景函鲁莽又突兀地把他从身上推了开来,干脆利落地坐起身,说:“既已恢复,还是早想对策脱身吧。”

     这才是那个熟悉的景函嘛。

     林炎心里失望极了,他还以为景函会主动抱抱他,亲亲他什么的呢,毕竟,他可是景函的救命恩人啊!

     而且明明,刚才的气氛那么好……

     他不甘心地看向已经走远了的男人,重重地踢了一脚鱼腹。

     景函循着记忆中的位置缓步走向鱼腹深处,面目低垂、心如擂鼓,整个人都心虚不已,要不是还有几分渡劫期的控制力,就差要同手同脚前行了。

     即使是渡九九天劫的时候,他也没这么紧张过。

     刚才林炎眼神太软、太深情,他一个不小心就沉溺其中,简直有种要低头亲吻的冲动。

     道家虽有采补一说,可那毕竟都是不入流的法门,真正的大道,皆需修炼者冷静自持、不留凡念。

     而如今,不论是林炎对他过分的依赖,还是这突如其来的怦然心动,都是与之背道而驰的。

     既然林炎已经有了从元婴期修士手中走脱的能力,他是不是也应该及时离开了呢?

     林炎若发现他不见了会着急吗?

     孤身一人又能走出这遍布阵法的鱼腹吗?

     景函怔怔地站在原地,硬是迈不出离开的那一步。

     或许再等等,等林炎的伤好了再说吧……

     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景函心不在焉地在靠近仙府入口的地方转了转,归心似箭地回到了二人暂时落脚的地方。

     .

     “师兄,香吗?”见景函回来了,林炎炫耀似的晃了晃一根巨大鱼刺叉着的烤鱼。

     景函没有回答,林炎也没觉得什么不妥——反正师兄就是高冷路线咯。

     他把鱼翻了个面,解释道:“这根鱼刺和小鱼都是巨鲸捕食的时候带进来的,前几天你没醒的时候,我把能找到的鱼都吃了个遍,就属这种最肥嫩鲜美。”

     修士之所以不用进食,靠的就是天地元气。

     之前他们二人的元气损耗太大,连性命都修复不及,哪还有多余的元气能供应日常活动,故只能靠食一些普通的食物来补充体力。

     景函因为一直昏迷,只能靠林炎给他输元气,现下他自个儿醒了,当然也就没必要再被投喂。

     可景函却摇了摇头,单刀直入地问:“肩膀可好?”

     林炎心道师兄的用词真奇怪,鱼哪儿有肩膀啊,随即又反应过来说的是自个儿肩背上那块黑斑呢,忙使出看家本领,撒娇道:“疼,特别疼。”

     说着,那双先前还在认真烤鱼的手立刻变得软弱无力起来,几乎要把鱼刺尖垂落到地上。

     景函也看出他是装的,可不知为什么,心里骤然就是一软,接过他手上的烤鱼,道:“休息,我来。”

     林炎心里一窃喜,美滋滋地挪了挪屁股让出个位置给景函,趁着他坐下的档口毫不犹豫地靠在了他的身上,满足地哼哼唧唧。

     因为有个监工盯着,这回景函没能成功做出黑暗料理,很快就把一条鱼烤好了递还给林炎。

     林炎却没有接手,只是张开了嘴,像是嗷嗷待哺的小雏鸟一般看着景函。

     景函没了办法,只得又把鱼递到了林炎的嘴边。

     林炎这顿鱼本来就是为了在景函面前露一手,如今景函坚决不吃,他自个儿吃了两口也就失了兴味,一边吃还一边喊累喊疼的。

     毕竟在鱼肚子里呆了这么久,林炎吃鱼都要吃吐了,只是因为是“景函亲手喂的”,他勉强吃完了一整条鱼,吃完就拉着景函撒娇,说要一起养精蓄锐。

     景函摇了摇头,强硬地把林炎推到自个儿身前坐下,扒开了他的上衣。

     林炎先是一惊,随即喜上眉梢,难道师兄鬼门关这么走一遭突然开窍了,刚刚只是去研究了一会儿不可说的小册子?还是他的烤鱼技巧太过高超,就这样征服了景函的嗅觉?又或是……

     他笑嘻嘻地回头,正要调笑两句,一股剧痛直击他的神经——该死的!师兄竟然说也不说一声就给他割掉了焦肉!

     好在金丹期的修士神经强韧,他没有立刻昏过去,接着,一股带着清香气的冰凉物抹上了他的肩背,似乎想要消弭伤口带来的火辣。

     冷热交替,林炎简直要崩溃了,可景函的另一只手一直牢牢地按住了他完好的另外半边肩,令他没办法动弹丝毫。

     待景函终于上好了药放手,林炎忙不迭地转身,一双眼睛都已经因为剧痛而变得和小兔子似的,脸却是煞白煞白,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柔弱之色。

     他紧紧地抱着景函,控诉道:“师兄!你怎么也不先和我说一声!”

     景函像是根树桩似的面无表情地坐着,好半晌才僵硬地、轻轻地拍了拍林炎的背,示意他躺下。

     林炎也不客气,拉着景函就要当人形抱枕。

     景函叹了口气,顺从地躺了下来。

     今天的师兄特别好呢!

     林炎满足地用大腿卷住景函的下半身。

     大概是被英雄救美的举动感动了吧!

     他含情脉脉地望着景函,随着药力的发动渐渐陷入了沉睡。

     陪着林炎躺了许久,景函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给林炎用的药是之前仲滕给的灵药,对付这种皮肉伤效果显著,不出半日就能痊愈。

     而林炎的伤好了,他也该走了。

     等待着他去发掘的宝藏还太多太多,他不能再留在这里陪着孩子浪费时间了。

     景函慢慢地从林炎的大腿下抽出自己的躯体,动作僵硬地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毫不留恋、甚至有些落荒而逃地离开了二人的落脚处。

     因为探过一次路,景函这一次可谓轻车熟路,很快就到达了书本上记载的仙府之路的入口。

     不似之前道路的宽阔平坦,穿过入口后的位置不知是属于鲸的哪个器官,道路分岔极多,且路径细窄,凹凹凸凸的息肉随处可见,而粉嫩的腔壁则仿佛像是有呼吸一般地缓慢蠕动。

     景函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按照书中模糊的线索开始探索这个迷宫。

     .

     “宗主,澜沧派的小贼来报,说是在那附身灵上看见一名不知名的修士进了迷宫。”几壁之隔的地方,先前与景函他们交战过的一名鸟人正毕恭毕敬地对另一名全身上下覆满各色鸦羽的鸟人道。

     被称作宗主的鸟人“嘶”地一声咧开嘴笑了笑,顺手捞起地上的一条法器项链用尖锐的牙齿啃了一下鉴定成色,“呸”了一口,道:“反正都是有去无回,慌什么?告诉他们有空在这给我邀功请赏,还不如早些找出出去的法子……不然……”他舔了舔嘴唇,目露凶光,“吃了他们的元婴,看那所谓‘已经认主’的附身灵还听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