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三番两次
    听到文河二字,景函惊讶地微微睁大了眼睛——对方不仅能轻易地分辨出他这半吊子的剑招从何而来,甚至还对他原身的身份师承一清二楚。

     因为仲滕总喜欢大咧咧宣传的缘故,景函这个游离世外的散修在某些小圈子里还颇有些名气,而他是九焰宗的供奉更是稍微一动脑子都能想到,只有他的师父是文河这件事情……

     虽然他从未有心隐瞒,可知之者甚少。

     就连仲滕也不过是知道他师从一位隐世大能罢了。

     眼前这女子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难道是熟人?

     景函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了那女子片刻,他向来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即便是一面之缘的人也能清楚地记得,而此女的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皆不是容易让人忘怀的类型。

     见景函不答话,女子脸上的表情又冷了几分,修真之人无惧四季严寒,站在角斗场中之人却都隐约感觉周身的空气一凉,仿佛在她面前,所有人都只是丝毫没有法力的普通人。

     林炎毕竟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短,不晓得其中的可怕,两步上前把景函护在身后,朝女子道:“我们不认识什么景函,把狗还回来,我们还有事。”

     女子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林炎,轻轻巧巧从不高兴的背上落下,手中的竹剑却扔指着景函,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在不知女子的来意之前,景函自然不会贸然承认什么。

     他顺着林炎的话道:“道友说的名讳,我只是偶然听过,并不识得那人。”

     出乎景函的意料,女子挽了个剑花,轻易地收回了竹剑,笼罩四周的威压陡然一散。

     “这样么?”她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嘴角,陡然把竹剑甩进了泥土地面之中,直勾勾地看着景函。

     才下过雨的冬日,泥土冻得僵硬,这柄竹剑却深深插入地面一尺半长,剑身极稳,只余两条破布条做成的剑穗一晃一晃的。

     要不就是这竹剑的材质特殊,不易磕伤碰伤,要不就是这女子法力太强、剑气充盈,用法器和用竹杆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实质性的区别。

     林炎和景函皆看着这柄竹剑,一言不发。

     女子终于绷不住了,心道哪来的乡巴佬,一点都不懂江湖规矩。大咧咧地换了个没正形的站姿,一副小流氓打劫的语气道:“喂,我剑都插了,你们到底和不和我打?”

     景函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还是下意识地道:“不。”

     “啧。”女子一脚轻轻点了点地面,原本严丝合缝卡在泥地里的竹剑立刻飞回到了她的手上,“那就别怪我欺负小辈了。”

     她话音未落,一双杏眼微微眯起,露出极认真的神色,一柄竹剑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直地刺向景函。

     林炎立刻召唤出了一堵炽热燃烧着的火墙拦住女子,却生生被竹剑给刺开了一个大洞,她却恍若未见似的直直从火墙中穿了过去,毫发未损,连步伐都没有减慢半分。

     眼看那剑就要刺入咽喉,景函疾退几步,长剑一挥,再次使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剑。

     剑招一出,他就暗道不好,之前的一剑耗尽了他所有的元气,而大约是受如今的躯壳所限,重新恢复的元气竟然只有元婴期。

     也难怪面对女子时他会感受到如此之强的压力。

     两人剑锋交错,景函的剑气彻底被压制在了剑身周围,毫无威胁性,而女子足以毁掉整个角斗场的剑式竟然也没能造成任何伤害。

     那竹剑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在景函的肩头一击,斜斜地荡了开去。

     这是……试探?

     景函偏过脸去看那女子,一股清晨的竹叶与酒香气混合的味道扑面而来。

     “渡劫期的灵魂,元婴期的肉身,啧……”她定定地看着景函,仿佛觉得十分有趣。

     猝不及防被看穿,景函脸色微变。

     女子当然没有错过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像是得到了预想中的讯号,她重新把竹剑插回腰际,两步退到了半空中,再次问:“你当真不认识景函仙君?”

     景函迟仍旧摇了摇头,转身便走。

     女子身形一动,正拦在道中,景函换了好几个方向都没能走脱开。

     她似笑非笑道:“这就奇了怪了。仲滕所中的法术十分奇特,唯有重复施展同样的法术才能解除。而此法术,正是我派逆徒文河所创。”她笑起来,“文河这一脉,向来是一师一徒传承,他亦只有景函一个徒弟,你与他师徒二人素不相识,又怎么学会的这一招?”

     这女子和师父竟然有渊源?师父竟然也曾有过门派?

     不过既然说是“逆徒”,其中必定有什么隐秘的恩怨。

     向来不善言辞的景函选择沉默以对。

     见景函一言不发,女子更来了劲,仰头灌了一大口酒,目光灼灼地拿出了打持久战的架势。

     正在此刻,一缕洞箫之声响起,其律时而高亢、时而婉转,仿佛奏的是百鸟朝凤、紫气东来,可不知是洞箫本身的特质还是奏者有意为之,本该欢快的曲调中生生掺入了几分冷意,像是给兴头上的人浇了一桶冰水似的透心凉。

     女子一听这声音就不耐烦地撇了撇嘴,却又好像不得不从,身形微微一动,两个呼吸之间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一直笼罩着角斗场的威压终于尽数散去,吓得一动不动的黑白大狗小心翼翼地在景函身上蹭着求安抚。

     不高兴立刻吃醋了,嗷嗷地叫着要把它拖走。

     林炎实在是抢不过两条狗,只得飞到半空中伸出手来问:“师兄,要回去看看仲师兄吗?”

     景函略一点头,不高兴立刻不吵不闹,乖乖地趴在了地上。

     “师兄!”见景函直接坐到了不高兴背上,林炎委屈地喊了一声。

     景函内心正一团乱麻,哪有功夫多理会林炎的想法,轻轻一拍不高兴的屁股,一人一狗一会儿就没了影儿。

     林炎只能御剑追了上去。

     刑堂内院,仲滕终于醒了过来。

     在这一段“痴傻”的时间中,他那被封住的一道魂魄一直像是个局外人一般冷眼旁观发生在周围的一切,从眼带不屑的长老们到恭谨不再的属下……

     亏得他坐镇刑堂多年,没有了他这离火城还真是一时半会儿转不起来。

     长老们只能不甘不愿地想尽了办法,终于请到了虚无观的一位渡劫期师祖来为他看病。

     可师祖还没到,他的病却已经好了。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治好他的人恰好就是那个让不高兴十分中意的奇人。

     作为“肇事者的挚友”,他对景函的不少剑法都十分熟悉,这一式剑招又被称为“解铃”,意即必须要用和从前分毫不差的手段才能保证魂魄无损。

     景函向来不大愿意搭理外人,更没有听说有收徒之类的意向,这名据说因为晕剑而从来不在外界走动的修士又是怎么学到景函的剑术的呢?

     难道他们阴差阳错竟是继承了同一种道统,景函不是说他们那一脉向来只有一名传人吗?

     想到吃错了药的挚友,仲滕不由得皱起了眉。

     自从在玄临城见着景函和那名黑衣人在一起他就觉得古怪,上前去打招呼不应不说,看人的眼光也是阴恻恻的。

     之后更是一言不合就砍了他一剑。

     虽然景函从前也很喜欢这样做,可没有一次是真的下了重手的,更别提这样把人往死里整了。

     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仲滕微微动了动躺得不太舒服的脑袋,唇中发出不由自主的闷哼,一直在一旁守着给他扇风的弟子立刻咋咋呼呼地跑出去大喊:“仲师兄醒了!”

     喊了几声无人应答,他这才反应过来这近一月的时间里,府中人大多都跑出去“办差”去了,又复悻悻地挪回来。

     “陆乙。”仲滕闭着眼睛喊了一声,他病的一月间,也只有这个缺心眼的一直不离不弃。

     陆乙一听崇拜的师兄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叫自己的名字,整个人话都说不利索了,动作僵硬地同手同脚走到坐榻前,哆哆嗦嗦地应道:“师……师……师兄?”

     仲滕听声音不对,睁开眼看了一眼,却见陆乙面色通红、神色慌张,时不时地扫一扫小仲滕的位置。

     “?”

     他勾了勾手指,掀起一阵熏风——没觉得哪儿凉啊?

     仲滕又复闭上眼,问:“玹宗道友呢?我想亲自谢他。”顺便旁敲侧击,问他到底是怎么会的这一门剑法。

     陆乙道:“李……李师兄他们好像还在找不高兴……”

     “哦?那……”

     陆乙话音刚落,一声嗷嗷的狗叫响了起来,一团红云飞一般地撞开陆乙,重重地压在仲滕身上,看那架势,简直要把他压死才肯罢休。

     “不高兴,坐好。”景函命令道,大狗立刻乖乖地趴在了仲滕的床尾,尾巴一摇一摇地撩仲滕的小腿,仿佛还不敢相信主人的康复。

     仲滕侧过脸来,一瞬不瞬地看着景函,目光灼灼,仿佛要把人看个穿透。

     林炎立时就有些不爽,作为一个资深穿书者,他深谙各种套路,见仲滕这副痴迷的模样,不由得想:难道这蠢货也看上了师兄?

     他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敌意。

     仲滕对此一无所察,他仔仔细细地打量面前这位“李道友”的每一个动作,越看越觉得这人的气质神态无一不像是从前的景函。

     难道练同一门功法的人还会长出“同门相”?

     脑中划过门中几名羊胡子长老的脸,仲滕不由得有些牙疼。

     他挣扎着挪了挪屁股,拱了拱手道:“多谢道友相救。”

     景函微微颔首,示意他不必多礼。

     果然还是很像。

     仲滕嘴唇微动,问:“某见道友破法手段不凡,不知这招式可有什么名讳?”

     景函道:“无。”

     仲滕又道:“某这次病得厉害,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道友云游四方居无定所,万一复发……不知贵庄可还有其他道友知道这毛病的破解之法?”

     “无。”景函想了想,又补充道,“不会有后遗症。”

     他的语气笃定,仿佛对这剑招了解至极。

     “这样啊……”仲滕讷讷地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刚才的一瞬间,竟有一种正在和老朋友交谈的错觉。

     见仲滕头脑清醒、口齿清晰,景函知道已经没有了大碍,再加上林炎在一旁盯人的目光实在是让人隔着空气都能感觉到那股子酸味,他摩挲了一下腰间的长剑,道:“我和林炎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一步。”

     仲滕点了点头,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隐约浮现。

     行出几步,景函突然想起了来意,又回身道:“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仲堂主借不高兴一用。”

     被命令待机的不高兴立刻亮了眼睛,伸出舌头巴巴地等着主人同意。

     “当然可以。”仲滕平静地看着自家那条狗尾巴往外拐的蠢狗,只觉得这副殷勤的狗样儿也十分熟悉。

     同样的剑法、同样的性格、就连自家谁都不理的灵犬对二人的态度也极为相似……

     这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他偏过头,恰看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揽着姿态端正的另一人,亲昵地把脑袋贴在他的耳际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而另一人对他毫不理睬,也不知听见了什么,抬手就抽出了腰间的冰蓝色宝剑。

     两人的身后,一条大狗正摇着尾巴亦步亦趋地跟着。

     这场景是如此的熟悉,似乎在这间屋子里已发生过了无数次!

     仲滕不由得呼吸一滞,心中有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他猛然起身,连带倒了陆乙特意取来的一大瓶灵液也没有在意,大声喊道:“玹宗道友留步!不知……不知道友可认识一名名为景函的修士?!”

     景函的脚步一顿,冷冰冰地道:“不曾。”便与林炎相携而去。

     一直站在近旁的林炎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表情微变,不仅是这一次,每当有人提到“景函”二字,师兄的表情都会有些僵硬。

     这个“景函”到底是什么人?

     听其他的人的话,似乎此人神通十分广大,砍人救人都是一把好手,且心狠手辣,对着多年好友也能说翻脸就翻脸。

     师兄与那人的剑招极为相似,且又十分在意的样子……

     林炎深吸一口气,一股从未有过的酸气真真正正地从心底向上翻涌:那人到底是谁?是师兄的师兄吗?还是师兄的好友,甚至……曾经的情人?

     师兄的剑招是他教的吗?

     那人如今又在何处?

     师兄为什么性情如此冷漠?

     是不是那人……

     无数套路在林炎的心中掠过,他越想脸色越沉,甚至快压抑不住心中的戾气。

     走在他身旁的景函不由侧目,张口道:“你……”

     “师兄!”林炎打断了他的话,双手按住他的肩膀,目光逼人地问,“那个景函,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在林炎认真目光的逼视下,景函突然有一种把一切都坦白的冲动:毕竟,面前的这名青年一直一直都那么毫无保留地信任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