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主角模块
    他就是林炎?

     景函微微扬起头,冷静地审视逆光中的少年。

     同是十五岁的年纪,女孩儿总是要比男孩儿长得快些,玉环儿已经有大姑娘的样子了,林炎却还未完全长开,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半边酒窝,显得有些稚气。

     在他的印象里,林炎一直是个十恶不赦的形象,杀人夺宝、无恶不作,和面前的这人相去甚远——

     热情、阳光、乐于助人、充满少年人的朝气,这是他对少年的全部观感。

     如果这都是伪装出来的……

     景函眸光一冷,一柄泛着青玉色幽光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上了林炎的颈脖。

     金丹五重对上金丹初期,景函在修为上有着绝对的优势,运剑的手法更是经过千锤百炼,无人能及。

     可以说,林炎的小命现在就握在景函的手中。

     只要杀了他,这个世界就再无“气运之子”,无数身怀异宝之人皆可避免被杀人夺宝的危机,而他自己也再无性命之忧,可以安心等待和前世自己的会面。

     一股疯狂的杀意突然从景函的胸中涌起,无数声音在他的耳边叫嚣着要杀掉这名少年!

     只一瞬间,身经百战的脑海中已经规划出了一个可以让林炎完美消失的方案。

     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没有任何人能发现。

     景函抬起眼眸,想要最后看一看这名未来的魔头,不知他可有半分悔过……

     在两人目光相对的一刹那,景函僵住了。

     这位未来的魔头没有反抗、没有不甘、没有杀意,有的只是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师兄……你也看不起我?”林炎一点儿都没有生死一线的自觉,他眉头微微蹙起,两只眼睛都泪汪汪的,一双殷红的薄唇也抿了起来,弯成一个可怜兮兮的弧度,“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配不上环儿师妹?”

     不知为什么,面对这样一名比他还高的少年,景函不由得就想起来他某位前世好友饲养的灵兽——那只灵兽名为“不高兴”,得名的原因是它眉心有两簇黑色的毛发,无论何时看上去都像在蹙眉,加之眼皮太厚,总是耷拉着遮住半个眼珠,不论喜怒哀乐都显得苦逼兮兮的。

     而眼前的少年就像“不高兴”一样,有着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的神情、还有火红色的皮毛(?)……

     不高兴的委屈是娘胎里带来的,而林炎呢?是什么让他有了这样的委屈?

     景函无声地放下了长剑——《焰破九天》中提到过,林炎自幼丧母,父亲的身份不明,在结成金丹之前饱受欺凌,看遍世间冷暖。

     回想起之前林炎的热情,景函更是不由抓紧了剑柄:如果林炎真的变成了一个魔头,那也是世人逼出来的!如今的他,还是个善良的孩子。

     为了一个无辜之人尚未犯下的罪行就造下杀业,那和滥杀无辜的魔头有什么区别?!!

     思及此处,景函收剑还鞘,不过面上仍是冰冷地道:“不,你很好,是环儿配不上你。”

     见林炎一动不动,显然仍是不信,他补充又道,“临危不惧,可堪大任。”硬是把之前的杀意解释成了一场长辈对小辈的考校。

     “真的吗?”林炎眼中的委屈一扫而空,他衷心地笑了起来,毫不怀疑地相信了景函的话,“师兄真的是这么想的?!”

     面对林炎毫无保留的信赖,景函更自责了,为了不让自己有机会与林炎敌对,也为了保护林炎这份难得的良善之心,他说:“环儿骄纵跋扈,并非良配,你将来是有大成就的,不必如此急着订婚。”

     就算金玉山庄再上赶着想要与林炎定亲,只要林炎不同意,一切还是有转圜的余地。

     林炎摇摇头,说:“既已订婚,此刻反悔,长老们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已经订婚?!景函脑中已经想好的一万种对策瞬间没了用处。

     像是明白了景函心中所想,林炎解释道:“师兄因为晕剑昏迷了三日三夜,订婚之事前天就已经定下,玉真人和玉磐子师兄有事先行回金玉山庄,留下师兄和环儿师妹二人,说是婚……婚前需要多交流交流感情……”

     话毕,他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景函。

     那封信的信封用纸华贵,上书一个极其浮夸的“磐”字,一看就是玉磐子的手笔。

     信上写道:

     小宗宗,

     真人和我好不容易才骗得妹妹留在九焰宗照顾你,因庄中有事,先走一步,请务必稳住妹妹,别让她逃婚了。

     磐

     .

     林炎带景函去到女修们的居住的地方看望玉环儿,玉环儿显然还在赌气,隔着窗户大声嚷了句:“你们就别管我,让我死在这里吧!”

     景函最不耐烦的就是这些明明不敢去死嘴上却挂着死字的人,顿时一阵反感,愈发觉得这个便宜师妹配不上林炎,转头就走。

     玉环儿没听到回应,忙开了门,着急地喊道:“师兄!你怎么不理我!”

     景函顿住脚步,反问:“你不是要死吗?”

     玉环儿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本就生得娇俏,哭起来的时候更是我见犹怜,没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了,从前在金玉山庄时,这一招简直是百试百灵。

     景函却只觉得聒噪,皱起眉头,就差给她丢个噤声咒。

     他朝林炎动了动下巴,示意他去解决自己的女人——在书里,林炎对付女人可是很有一套的。

     可林炎似乎完全没领会他的意思,他看看玉环儿,又看看景函,显然对玉环儿这招也是毫无办法,茫然无助地扯住了景函的袖子。

     就像一只被逼到绝路的小白兔。

     景函心又软了,他冷着脸扯了扯被林炎拽住的袖子,没有拽动,皱了皱眉道:“走吧,莫要理她。”

     林炎慌忙点点头,如避蛇蝎似的三步两步躲开玉环儿,跟在正跨着大步离开的景函身后。

     玉环儿哭得更凶了。

     回去的路上,林炎小心翼翼地问:“师兄,你要回去了吗?”

     景函顿住脚步,反问:“你可是真心想与环儿结亲?”

     林炎抿了抿嘴,道:“我不知道。”

     景函微微颔首,示意知道了。

     看玉环儿这态度,如若林炎金丹碎裂,退婚势在必行,虽然景函不会像李玹宗一样挑衅林炎,可保不准林炎心智大乱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

     按照系统的说法,只要林炎稍微有这么一个念头,无论景函修为多高,都很有可能被扮猪吃虎。

     现下林炎已经和玉环儿定亲,唯一能阻止退婚事件发生的方法,只有在林炎情根深种之前阻止他和玉环儿进一步深交,并且扼杀他变强的一切可能。

     而林炎碎丹之后重回正道最为倚仗的法宝之一,就在九焰宗的后山。

     面对林炎期待的眼神,景函道:“我不回去。”

     至少在拿到那枚玉戒之前。

     林炎的眼睛立刻亮起来,他生怕景函反悔,不一会儿就给收拾出了一个新院子,就在他自己居所的隔壁。

     景函对居所向来没什么要求,能遮风挡雨就行,最重要的还是抓紧一切时间修行。

     可看林炎一个大孩子在这忙活来忙活去,表情还挺自得其乐的,景函又不忍心打断他,只能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忍了。

     “师兄,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现在就改。”林炎像是一条大狗一般围着景函团团转了半天,终于歇了下来。

     景函睁开眼睛,屋内已经被收拾得井井有条,靠窗的书桌上还用天青色的瓷瓶插着一大簇白的紫的的绣球花,其上尤带雨露,看上去清新可人,显然是花过心思的。

     他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冷漠地道:“尚可。”

     林炎乐呵呵地笑起来,仿佛这是对他莫大的夸奖。

     忙着正经修行,景函又道:“天色不早,师弟若无别的事就请回吧。”

     林炎眷恋地看着景函,不舍地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间。

     阖上门之后,林炎摇了摇头,那种傻里傻气的狂热立刻去了几分。

     “看上了?”一个惹人不快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林炎的耳畔。

     林炎眼中的喜悦尽数褪去,化为一丝不耐烦:“不是说过没事不要偷看我的事情?”

     这个声音属于一个名为“太监文补完系统主角版001号”的人工智能,在他穿书之始就直接附着在他的大脑中,仿佛一个二十四小时监视器,无时无刻监视着他的行动,让他不胜其烦。

     更可恶的是,有些时候这个系统还会强迫他的身体补完各种剧情,每当被系统占据身体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后,林炎总恨不得自我了结。

     可自杀过几次之后,林炎发现只要他一死,立刻就会穿到一本新书里,系统还是那个系统,反而因为没能补完主角的故事就死,原本就坑爹的系统还会变得比从前更坑爹。

     自暴自弃地补完了十几本书后,林炎终于穿进了这本名为《焰破九天》的书里。

     对于修真文,林炎并不陌生,他本打算像从前一样迅速出击找到主角的伴侣、干掉反派、获得世界的能量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可没想到的是一直压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系统竟然坏了。

     没有书本信息、没有地图、没有金手指,林炎没办法提前结束任务,甚至连自保都有些困难,三番两次陷入世界为主角设置的试炼,搞得十分狼狈。

     就连白送上门的未婚妻都有些看不起他,一天到晚大师兄大师兄的念叨。

     在玉环儿的口中,林炎听说这个大师兄道法高深,面目俊美,虽然不善言辞但却十分痴情,切对喜欢的人包容到了极致——

     简直就是开后宫的极佳人选。

     根据林炎的经验,只要走完世界既定的剧情,后宫多一个少一个根本没人管。

     如今他正是缺金大腿的时候,若能泡到一根不惹麻烦不多事的木头做情人兼挡箭牌,岂不是美事一桩?

     掀开珠帘的惊鸿一瞥后,他更相信如今正和他一门之隔的男人就是他命中注定要征服的人。

     那淡漠疏离的眼神,清冷无波的声音,让他不由得期待一旦陷入情网,那双眼中会有怎样迷离的水光,唇中又会吐出怎样绮丽的音调——光是凭空幻想,就让他血脉偾张、跃跃欲试。

     他只是随意按着玉环儿无意间说的一样稍微撒一撒娇,男人脸上的冷漠表情立刻就绷不住了,这样笨拙的老处男,对林炎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001号懒洋洋地笑了两声,说:“我当然是有事才会醒来,要知道,我剩余能量可不多了。”

     林炎冷哼一声,示意他有屁就放。

     001号说:“记不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主程序是一个‘主角系统’,而主神加载程序的时候一个没注意,把最重要的主角模块加载到了别的版本身上。”

     这一段话林炎听001号叽歪过无数次,更别提也是因为这个一时疏忽,他在这个世界过的无比艰难。

     他阴沉地问:“然后呢?”

     001号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带着一丝诡异的颤抖:“我怀疑,那个缺失的模块,就在这个男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