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穿成炮灰
    “才闭关半月,宗儿的心性又有进境。”

     听见师尊的称赞,大厅中各种歆羡、钦佩、嫉妒的目光纷纷落在了景函的身上,可他却没有任何骄傲欣喜,只是眼神平静、面无表情地看着师尊。

     原主是金丹期,他是渡劫期,要是心性没有进步……

     那大概是他师尊眼瞎。

     见景函一脸面瘫地站着,师尊丝毫不以为忤,甚至还满意地点点头,捋了捋胡子,连道三声“好”——当着全山庄弟子的面夸奖,大徒弟竟然仍是面不改色,果然是心思沉稳,常人难及。

     他有意夸耀自己的教学成果,又问:“宗儿,今月之内突破金丹六重,可有把握?”

     景函微微颔首,言简意赅:“有。”毕竟是渡劫穿金丹,如果不出意外,他十日之内就能突破。

     听景函这样自信,厅中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时间议论纷纷,低级弟子们交头接耳,更有人已经站出来提前向景函道恭喜。

     “大师兄上个月才突破金丹五重,这就又要六重了,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废话,人家是师尊的入室弟子,咱们一年见到师尊的时间还没他一天见得多,更别说能得到指点了……”

     “别酸了,师尊一年到头都在闭关,大师兄到哪找人指点。”

     “就是,我看大师兄百年之内定可步入元婴境界!”

     “元婴怎么了,元婴还不是老处男,你看他那个臭屁样子……”

     突然,那个背后说景函坏话的弟子背心一凉,只觉得一道凌厉的剑芒破空而来,直直地悬停在他的后脑,他的脑门上冷汗直下,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

     景函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双手合拢在广袖之内,站姿如同松柏迎风,一派仙风道骨。

     站在景函身旁手持折扇的桃花眼男人亦听见了那些议论,吃吃地笑起来,用胳膊捅了捅景函,以扇掩面小声说:“小宗宗,要不要我带你去开开荤?”

     景函眼珠子动了动,压下看傻逼的冲动,没言语。

     男人的话固然让他有那么一点儿不舒服,可介于男人脑门上大大的【玉磐子:金玉山庄庄主长子,金丹二重】几个大字,他识时务地没有找他麻烦。

     除了玉磐子,周围的人头顶或多或少有各种小小的注释:内门弟子、外门弟子、筑基、金丹,清清楚楚地标明了各人的身份和修为。

     .

     三天前,景函渡劫失败,道身殒灭,好不容易才逃出一缕神魂,醒来就附到了这名名为李玹宗的金丹修士身上。

     伴随他一道醒来的,还有一个名为“系统”的附身灵,这些悬在各人头上的绿字就是系统的作用之一。

     根据系统的描述,景函发现自己阴差阳错间回到了渡劫失败的三十年前,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时候他的本尊正在极北之地的孤岛上思考人生。

     他试图用传讯符告诉从前的自己,千万不要着急渡劫,哪知道对方不仅拒收了讯息,还送还了他一枚时效二十四个时辰的噤声咒。

     咒术失效之后,景函不死心地再次传讯回去,发现从前的他已经屏蔽了他的任何讯息。

     前世的景函作为一名渡劫期老妖怪,面目俊美、道法高深,且没有道侣,每天走在路上装作偶遇摔倒想碰他瓷的男女修士高达两位数,收到过的不明传讯符头尾相连更是可以绕北溟一周。

     为了不影响正常生活,他和为数不多的几名好友约定了一道暗含密令的传讯符,虽然总有些不死心的修士想方设法打听到了这道密令继续骚扰他,没关系,只要是陌生人,且传讯符中的内容意义不明,景函一一拉黑,并视心情附送噤声咒。

     连试三次没能成功之后,景函放弃向从前的自己发出警告:三十年的时间还很长,自己的原身总会回到中土,到时候再设法面谈一次,怎么都比现在做无用功要强。

     不过在这之前,等待着他的解决是另一件大事——他附身的这具躯体就要死了。

     将要杀死景函的人名为林炎,据系统说,这是一位有大气运的修士,他出身低微,自小饱受欺凌,可偏偏天分极高,十五岁就结成金丹,一跃成为三大玄门之一的九焰宗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风头一时无两。

     为了拉拢林炎,景函的师父决定把小女儿玉儿环嫁给他。

     金玉山庄虽然也算是有名的世家,可和九焰宗还是不能比的。

     玉环儿能够攀上林炎这个金龟婿,一是因为金玉山庄的家主和九焰宗的一名长老相交甚笃,二则是因为玉环儿本人是修真界有名的纯天然娇俏美少女。

     要知道,不管父母的道法多么高深,容貌幻化得多么惊为天人,刚生下的孩子该咋地还是咋地。

     试想,一名男仙,英俊潇洒,结果生出一个歪鼻子小眼的丑八怪,不管怎么样说出去都不好听。

     更别提在人人后天俊美的情况下,先天美是多么的珍稀,不夸张地说,玉环儿的追求者双手双脚都数不完。

     然,玉环儿喜欢的人是她的大师兄李玹宗。

     也就是景函现在借的这个壳。

     可父命难违,玉环儿只能屈从。

     谁曾想,结丹不足三年,林炎就因为练功岔气金丹碎裂了。

     之后的各种际遇暂且不表,林炎碎丹之后,向来逢高踩低的修真界人对他的态度大变,而和他有婚约的金玉山庄更是首当其冲——玄门世家家主的掌上明珠怎么能嫁给一个废人?!

     玉环儿更是心花怒放,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抛弃林炎和大师兄在一起了。

     接着,身为玉环儿姑娘大师兄的玹宗·李·头号炮灰就出马了。

     系统献宝似地展开了一卷书简,这卷书名为《焰破九天》,其上详细记载了一名名为林炎的修真界大能从修炼到大乘期的过程——没错,就是这个金丹炸了还没死的林炎,此人“气运之子”的名头不是白来的,金丹炸裂之后不久他就撞见了一个大机缘,不仅金丹重塑,丹相也从之前的中品金丹变成了极品金丹,可谓因祸得福。

     景函粗略看了一遍《焰破九天》,发现林炎此子的气运简直好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每到一处杀人夺宝,所有美女、大能、反派都不由自主臣服在他的道袍之下,至于不服的……

     全被一把火烧死了。

     就连景函这个毫不相关之人的本命宝剑也在他道身陨灭不久后机缘巧合被林炎得到,并凭借它成功抵挡了天雷,渡过了洞虚期到大乘期之间的天劫。

     反复看了几遍书中对于这柄“无名修士留下的神器”的外形特征的描写,景函心中十分的不爽——这柄剑是他辛辛苦苦从一块天外陨铁开始收集材料,历经九九八十一年才打造出来的,感情极深,本以为一人一剑可以厮守到老,没想到他死后没几天就被追溯了绿帽。

     都说剑修的本命宝剑就是其生命中的另一名道侣,绿帽之仇,是个男人就不会忍得住。

     修真界对于这种事件一般的处理办法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可林炎是个法修,以一品玄火为本命法器,景函作为一个水灵根的修士,没事抢人家的玄火揣着无异于自寻蒸发。

     况且刻意给别人使绊子这种事情,对修行只有害而无益,景函是万万不会做的。

     不过景函很快就想到了新的主意,本命法宝不好抢,那么其他法宝抢来总没问题吧?

     毕竟寻宝这种事情讲究的是先到先得,作为一个有渡劫期灵魂的金丹期修士,景函不信他会比不过一个小小的普通金丹期。

     至于会被林炎杀死……

     景函压根儿就不信可能发生。

     在《焰破九天》中,原主是像所有反派一样被烧死的,顺便还被挖了元婴当补品。

     吞噬他人内丹,向来为正道人士所不齿,甚至时常被摒弃为魔道所为。

     也因此,景函对林炎的印象十分糟糕。

     甚至比对那个窝囊地死在一名金丹初期的手下的元婴期原主的印象还要糟糕。

     如若是景函本人,他起码有几百种方法可以让林炎生不如此。

     然而系统告诉他:【林炎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主角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景函颇有些不屑一顾:一个渡劫期穿的元婴期若真的死在金丹初期手上……那么对不起,这个世界不适合你,还是早点投胎做猫比较好,说不定还能收伏主角当个铲屎的。

     可书中的内容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景函,系统说的是对的,毕竟,林炎可是在元婴期就杀死了洞虚期修士的男人。

     虽然景函比较偏向于相信这名修士的脑子一定进了水,可无数修士前赴后继地脑子进水,总让景函心里有些不踏实——万一林炎真的有让人脑子进水的诀窍呢?自己毕竟是个水灵根的修士,进水几率可远比其他灵根高多了。

     为了防患于未然,他反复研究了书本的前五十章,确定林炎和金玉山庄扯上关系是在小师妹玉环儿要和林炎定亲的时候。

     也就是说,只要两个人定亲不成,自然也就不会有退婚这一茬。从此景函和林炎桥归桥、路归路,元婴人形炭的危机亦不复存在。

     而按书中的记载,定亲时间就在这几日。

     .

     就在景函出神的时候,师尊玉真人已经考校完了所有内门弟子的功课,站起身示意各脉弟子自行回去修行,并对玉磐子道:“磐儿,你去叫你妹妹来。”

     景函跟在玉磐子身后,意欲回屋,玉真人叫住了他:“宗儿稍待,为师有事要交给你。”

     景函脚步一顿——果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