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第一
    大悲掌之上的悲伤之意突然变得强盛无比,使得出拳的卫皓一下陷入恍惚,像是看见了自己父母发现自己死在出租屋里,大声哭喊自己!

     砰!

     呆愣的卫皓被石骆飞一掌击中肩骨,但瞬间就见他的皮肤上灰白一片,后退之时双眼之中一下闪过泪花,只得闭眼道:“如此之悲,真的不愿承受!”言毕止住身形,睁开的双眼已不见悲伤,反而有些清澈起来。

     石骆飞见此一愣,惊道:“好强的护体武技!”说着又使着大悲掌快速打来,上面的悲伤之意开始带起哭喊声!

     “我之不屈,将破天地!”卫皓一声低吼,随即不再使用任何武技,提起一拳就向着大悲掌迎去!

     却是他刚才着了道,知道不能如平常一般与他对敌,忙全心提起心念之意,聚合暗劲之力向他打去!

     砰!

     两人拳掌相击,悲伤与不屈相互抗衡扭曲,竟有些势均力敌!

     “你竟然也会心念拳法!?”石骆飞早就不见腼腆,眉头搅动地看着卫皓!

     “哈哈,略懂略懂!”卫皓大笑出声,渐渐觉得对方悲伤之意又有腾起。

     石骆飞双目一凝,道:“你有伤心事!你不会是我对手!”

     卫皓闻言抿嘴沉目,片刻后不屈之意大胜,道:“不!我知你比我悲,那么我就不会觉得悲,你才是真正伤心之人!”

     石骆飞眉头一皱,眼中有着一丝被窥心事的慌乱,顿时掌上悲意锐减,被卫皓推后一步!

     “九阳齐出!”

     卫皓一下抓住机会,一拳瞬间化为九拳打去!

     砰!

     石骆飞虽有后退,却还是被打中多拳,一下就被击飞倒地,吐出一口心血,躺在地上却笑了起来,哀道:“哈哈,我败了?我果然失败了!哈哈。”

     卫皓见此双目一凝,心生一丝悲悯,只见此人头发渐渐花白,双眼伤而不哀,似笑的嘴角凝着一丝自嘲。

     “人生的悲伤之事都被我经历,这一生有何求?有何快乐?也许与悲伤相伴一生就是我的归宿...”石骆飞喃喃自语,起身向着台下走去,落寞的身形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仿佛变成了一个被世界遗弃之人。

     “卫师兄赢了?卫师兄竟然赢了!”

     “好强!卫师兄一定是首席弟子了!”

     卫皓听着众人的议论,却难以听进心里,凝眉望着远去的石骆飞,不由叹了一口气,刚才也幸好自己转念极快,一下想起以前在影视剧中见过的一种武功,明悟了其中之理,才会出言击溃了他的内心,赢得了对战!

     人的快乐悲伤不可能自己生出,都由外界之事引起,而大悲掌却是走以情动请之道,只有自己先悲,打出之掌才会悲,才能使对敌之人悲。

     但人都有比较,看见比自己不好的就会觉得自己好,看见不幸的就会觉得自己幸运,因此卫皓才会说出‘你比我悲,我不觉悲’这么一句话使得石骆飞落败!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厉害!连着青城石家的大悲掌都能战胜!”王铭看着正走下比武台的卫皓,有些出乎预料。

     李秀闻言却笑道:“大悲掌厉害是厉害,但是极为容易坠入死角,若是练到最后不能超脱而开,只会害了自己。”

     “师弟这话不错,但是不入精神轮少有人能战胜大悲掌的。现如今这叫卫皓的小孩竟能以筋骨轮的境界战而胜之,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其余几人闻言都看着卫皓,才反应过来刚才这小子似乎没有使出内力,竟真的是以筋骨轮战胜了内脏轮的大悲掌!

     “对了!这小子刚才不是使出了防御武技吗?那是土属的武技吧?但他出拳却是刚猛的火属武技,难道他能同修几种武技?”考核之人回想起刚才一幕,突然惊叫出声,有些不可置信。

     周围之人闻言都是一愣,随后满脸震惊!

     “下面请抽到七、八号的弟子上台比试。”

     最后两人上台,一人是黄吾宇,一人是一个身形如猴的瘦小之人,一胖一瘦站在台上,抱拳以后就开始比斗起来!

     这瘦小之人出手就如急风,犹如狂风暴雨,黄吾宇匆忙使着沧澜掌应对,却打得极为辛苦,差点应对不及,而两人片刻时间就拼斗了上百招,最后黄吾宇终是不敌,败了下来。

     “师兄我输了!”黄吾宇下台之后就来到卫皓身边,满脸的不甘。

     卫皓拍拍他,笑道:“你这沧澜掌打得如此死板不输才怪,以后要练得勤快一点了。”

     黄吾宇握紧拳头,咬牙道:“嗯!我刚才已经找到了一点感觉,以后一定会更进一步的!”

     唰!

     比试结束,李秀的身形出现台下,对着众人笑道:“如今四强已出,也幸好各位都没有受伤,所以最后两轮比试将会在半刻钟之后开始,四位师侄先修养一下!”

     说完身形一动,又翻身而上,到了观武台,与周围几人说笑起来,目光不时扫过卫皓所在之地。

     半刻钟后。

     “张山对郭凡!”

     声音响起,张山与郭凡同时越上比武台,相视一眼之后抱拳道:“请指教!”

     这两人的实力经过刚才的一场对拼,大家都对他们的武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只是谁能赢得比试,进入后院,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张山虽然学了两门高级武学,但是熟悉度却比不上只修了排浪掌的郭凡,如果张山没有什么底牌的话,应该会输。”汪乘洋不知何时来到了卫皓的身边,看着比武台上开口说道。

     卫皓见此笑了起来,望着他奇怪道:“你现在失去了进入内门的机会,难道不难过吗?”

     “当然难过。”汪乘洋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却又笑道:“但难过有什么用,都是自己技不如人,所以与其难过,不如以后多用点心了。”

     卫皓一愣,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豁达,在他这种年纪也是一种难得的心性了,笑道:“如果你得到了第四,可以试试与第三比试一下嘛。”

     汪乘洋摇头笑了笑,道:“武风宗有规矩,不会允许这么做的。”

     卫皓诧异道:“可是这样并不公平吧?很多弟子其实都有很强的实力,若是因为一开始遇见了强手就败了,那么到最后也算错失了许多资质好的弟子了。”

     汪乘洋满脸苦涩,道:“武风宗才不会考虑这些,反正最后能进入后院的弟子都不会太差!何必浪费时间与精力一定分出谁高谁低呢?”

     卫皓有些可惜道:“那你现在不是就没有机会进入后院了?”

     汪乘洋闻言却摇头神秘道:“没有!我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进去。”

     卫皓一愣,奇道:“什么方法?”

     汪乘洋双指接连搓动,嘿嘿笑道:“这世上嘛,都有一个道理,那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嘿嘿。”

     卫皓顿时就无语起来,转念一想自己也是一个插班生,那么有人花钱进入后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只是想来这进入后院的费用应该不会低吧?看来这小子的家境很厚实嘛。

     台上对战的两人果然就如汪乘洋说的一般,张山的千重掌对上郭凡的排浪掌根本不是对手,只得被动防御起来,只是这样一来就被郭凡全力攻击,不多时就打得灰色的皮肤都慢慢散开,破了他的防御之法。

     砰!

     张山最后还是不敌郭凡,被一掌打翻在地,败了。

     “哈哈,我郭凡赢了!以后我一定要进入蕴秀腾龙榜,成为和莫心剑一样的人物!”

     郭凡一见自己胜了,就在台上大笑起来,看上去显得有些癫狂,似乎是压抑得久了的突然发泄,使得众人觉得这人瞬间就有些张扬起来。

     “嘿,真是可笑,赢了宗门小比就觉得自己可比肩莫心剑了?呸,痴心妄想!小人得志!”汪乘洋见此嘴一撇,满脸的瞧不起。

     卫皓听见后就轻笑一声,道:“你觉得这是羡慕嫉妒恨啊!”

     “...”

     “卫皓对张小侯。”

     卫皓闻言起身上台,看着身形瘦小的张小侯,笑道:“师弟请!”

     “卫师兄有礼!我认输!”

     张小侯却满脸认真,随后转身走下台下,这一举动使得卫皓一愣,这兄弟可真豪爽,这都还没出手就拱手送出了胜利!

     “郭凡对卫皓!”

     卫皓站在台上等着郭凡上台,看着他满脸跃跃欲试,不由得捏拳笑道:“郭师弟请!”

     郭凡见此踌躇半晌,片刻后竟也转身走下了台,道:“卫师兄有礼!我也认输!”

     “你们真是太过分人了!让我赢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卫皓腹诽一句,随后就听李秀笑道:“这次的小比第一、第二已经决出,分别是卫皓与郭凡!下面请张小侯对战张山!”

     等着比试开始,卫皓一见两人拼斗就是一愣,暗道:“这张小侯还真有心机,原来开口认输却是为了积蓄力量全力拼斗张山!这下保准进入第三了。”

     最好的结果果然是张小侯取得胜利,成了小比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