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把柄
    江老头也大叫道:“行,这小子要是骗子,郭大姐你不准和我争,要主动退出,不然你也是个王~八~蛋。”

     说着两个老头在空中一击掌,互相怒目而视。

     苏士天都看傻眼了,这什么跟什么?两老头表演相声来了?小姑娘也顾不上爷爷和江老头吵架,反正他们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都吵习惯了。

     “叔叔求求你,叔叔求求你……”小姑娘不住的求着苏士天,脸上满是让人心疼的可爱表情,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着哀求的光芒,简直让苏士天没办法不同意。

     “好吧,叔叔事先说明,救不救得活可不一定。还有,无论救活救不活,叔叔不收钱。”苏士天十分严肃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将小毯子拿过来盖在茶杯犬的身上,右手握住茶杯犬的左前肢。

     江老头在一旁一撇嘴,说道:“哼,不收钱?是不是要用钱压在小狗身上,然后上面盖着盒子,说是半个小时不能开盒?开盒就没救了?其实钱早就被你偷走了是不是?告诉你小子,这一手骗术我四十年前就见过,在我这里,不灵了。”

     说着江老头还冷哼连连,一副我早就看穿的模样。苏士天再好的性子,也被他一口一个小子叫得心烦,看了江老头一眼,忽然说道:“这位江大爷,你的尿不湿有一个扣松了,再不粘紧,就掉了。”

     江老头的脸腾的变得紫红,他穿着成人尿不湿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而且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刚才出来的时候有些大意,粘扣上没有粘好,活动一有些剧烈,就松了半边。

     他自己感觉得到,所以才没有乱动,可没有想到这时候居然被一个骗子给看穿了,还当场说了出来。

     江老头简直是恨不得将眼前的骗子一拳怼死,正要下手的时候,苏士天又道:“尿失禁也不是什么大事,江大爷还是早去医院治治吧,时间长了可就难治了。”

     李老头哈哈大笑,说道:“老江头,原来你不行了,还敢跟我争郭榕?你放心,我不是大嘴巴的人,这件事情我会帮你保密的。”李老头简直是喜翻了心,这下江老头的把柄在握,可是去了一大情敌啊。

     江老头的头顶简直是要冒烟了,他恨死了苏士天,握着拳头正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尿不湿就是拼着掉出裤子也要打这个骗子。

     小姑娘简直是要疯了,这两个爷爷一点正事也不干,就知道吵吵吵,小面包可是在生死关头啊。忍不住她就要尖叫了,就在这时苏士天将小毯子一掀,微笑道:“5、4、3、2、1,好了。”

     他话音刚落,茶杯犬就睁开眼睛,一个翻身就从盒子里坐起来,“汪”的叫了一声,一眼看到小姑娘,伸出舌头就在小姑娘的脸上舔了一口。

     “啊……”小姑娘终于是尖叫了出来,一把将茶杯犬抱在怀里,大叫道:“小面包,你好了,你好了呀,吓死我了你,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呜呜呜。”小姑娘心中的压力一放,反而哭得更大声了,不过这是喜极而泣。

     江老头和李老头也傻眼了,这……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当真是起死回生啊。就这么手摸一会,一只快死透的小狗就活了?

     这也太神了,李老头看着在小姑娘怀里不住舔着泪水的茶杯犬,也是不敢相信,刚才苏士天用手盖着毯子这样一摸,最多不过一分钟而已……,神人啊。

     江老头则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变魔术呢?大变活狗?他仔细的看了看茶杯犬,没错,就是小面包,这狗疼人的紧,自己平时也常逗着玩,肯定是认不错的,真是邪了!

     谁也不知道,刚才苏士天将小毯子给茶杯犬盖上的时候,头顶闪光的头发便如同一根长针一般,弯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刺进了茶杯犬左前肢侧的那个红点内,就在这同时,天空中那座大钟忽然投下一个投影,映射在红点旁边,是一个一分钟的倒计时。

     而苏士天的眼中则同时放映着茶杯犬体内的情况,只见闪光的头发一刺进红点,茶杯犬的五脏六腑,全身的血液都如同咆哮前进的大江大河一般不停翻滚。然后心脏猛然收缩,一股鲜血被巨力泵出,本来茶杯犬体内都是黑气,可是随着鲜血顺着血脉前进,黑气就如同雪碰到沸水一般消融了,取而代之的是鲜红的颜色。

     随着鲜血一股股泵出,苏士天明显的看到茶杯犬体内情况的好转,那些黑气不住的消融着,等倒计时还剩下十秒的时候,就剩下一个狗头上的黑气还没有驱散。倒计时还剩五秒,狗头上黑气已经去除了一半。

     这个时候苏士天已经百分百的相信这茶杯犬活了,于是才忽然出声倒数五秒计时,倒是将李老头,江老头吓得不轻。

     等到计时一结束,天空中那座大钟的投影瞬间便返回本体。苏士天抬头望望天空上那座只有他能看到的大钟,心中暗道:“想不到这座钟和闪光的头发也有关系。难不成也是闪光的头发抢来的?”

     小姑娘欢喜的举着小狗,对着苏士天道:“谢谢叔叔,叔叔你真厉害。叔叔和我回家吧,我去取压岁钱给你。”说着一只手抱着小狗,一只手去拉苏士天。

     李老头也回过神来,忙道:“不能用你的压岁钱,这钱爷爷出了,我身上带着卡呢,小伙子走,前面就有银行,我给你取钱去。”

     苏士天有了上一回教训,可不相信李老头是真心的。不过小姑娘肯定是真心的,她还小着呢,应该还不会骗人。

     于是笑了笑,说道:“不用了,只是碰巧而已,不收钱。小姑娘,这小面包失而复得,以后要好好照顾它,再见了。”说着转过身,头也不回的骑车就走了。

     小姑娘叫道:“叔叔,太感谢你了,你叫什么啊?我等爸爸妈妈回来让他们请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