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针
    这简直是,苏士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小薄片只会治兽而不会治人,现在看来,是他小瞧玉帝的宝物了,想来也是,仙家的东西再怎么神妙也是理所当然的。

     苏士天转过头瞧了一眼江老头,还站在原地看着他呢,他想了又想,刚才以为不能治也就走了,现在知道能治江老头的病,而且只要十一分三十七秒就能痊愈,他如果真的扭头走了,还真是不忍心。

     算了,就当是江老头走运。苏士天对着江老头招招手,江老头大喜,知道事情有了转机,立刻跑过来,笑道:“小哥,你改变主意了?我真的没有要贵,我那房子已经是低很多租给你,再低我回去不好跟我闺女交待。”

     苏士天摇了摇头道:“行了,我们不谈租房的事,你要是想治好你的病,就去找一间正规的药房,去买手针六根,耳针六根,还有消毒用的器具。快去快回,我就在刚才救小狗的那个小公园等你。”

     江老头大喜过望,他知道苏士天没有必要骗他,否则刚才走就走了,何必又回来说这件事?立马是连声应是,一溜小跑就去买针炙用针。

     等苏士天返回小公园,小公园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在了,都是大人带着孩子来玩的。苏士天等没两分钟,江老头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有几个人看到江老头跑步,就有人叫道:“老江头,现在不光是早上跑步,中午也练上了?你还是真是想死在我们后面啊……。”

     这句话一出,登时笑声一片。江老头大骂道:“老陈头你狗嘴吐不出象牙……”几个人乱了好一气,江老头才脱身过来,低声道:“小哥,你看,这里人太多了,要不去我家行不?我家不远,就在前面小区三楼。”

     苏士天点点头,他也不想被人围观。其实他之所以决定为江老头治病,主要还是想看看,小薄片带给他的神奇之处是不是真的。

     江老头住的楼还真不错,看得出是新盖的楼,样式也很美观,绿化也做的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楼前有一水池,水池并不是活水,而是一个水塘,苏士天的眼睛现在时不时就会自动显示其能力,这不,他刚一看水池,眼睛里就出现几行小字,的池中共有蚊卵七万六千四百五十九,水虫三百四十五万……。

     苏士天看了一眼就不想看了,因为眼睛不光是显现数字,还把这些虫卵的模样给显现出来。而这些他知道也没用,还不够恶心的呢。

     坐电梯上了三楼,江老头一开门,门里就有一个甜甜的声音叫道:“爸,你回来了!”

     随着声音,就出现一个身着空姐制服的美女。江老头笑道:“闺女,你不是前天说随航班去美国,明天才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美女“唉呀”的叫一声,撒娇道:“怎么,老爸你不想我回来,是不是又想躲着我去追郭阿姨了。”

     她话说完才看到江老头身后的苏士天,登时就羞红了脸,自己一个三十多的女人,给自己老爸撒娇被外人看到,太丢人了。

     美女强装镇定,连忙转换话题,问道:“爸,这是——。”

     江老头兴致勃勃的道:“这是我请来给我治病的医生。”

     转过头对苏士天道:“小哥,这是我女儿江雁,是个空乘。”

     苏士天点点头,说道:“你好,我不是医生,我是个兽医。”

     江雁听到不是医生,还是个兽医,自己老爸居然还说要给自己治病,登时柳眉倒竖,正要发作。

     江老头多了解他自己的女儿,知道她那火爆的性子一点就着,也怪他一高兴嘴快,这事要是女儿不知道就好办了,这回好了,等会还得解释。

     他连忙使个眼色先镇住女儿,江雁对老爸有多了解,知道其必定有他的用意,努力压下怒火,勉强道:“不知道你怎么称呼?”看在江老头的身上,她这口气已经非常客气了。

     苏士天根本不理会她,伸手道:“把针给我。”江雁登时气得俏脸发白,就要不管不顾马上爆发。

     江老头连忙将江雁拉过一边去,把买好的一次性针炙用针递给苏士天。江雁有火发不出来,气得转身就走回自已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江老头连忙道:“小哥你别介意,我就这一个女儿,惯坏了,别跟她一般见识。”为了能有资本追郭榕,江老头连女儿都卖了,到底是谁大谁小?

     苏士天会理会一个女人?他接过针本来要给江老头皮肤上消毒的,这回也懒得消毒了,说道:“把双手掌心向天摊开不要动。”

     江老头依言摊开,说道:“就站着扎针?唉唷……”他说话的同时,苏士天手里的手针已经刺进江老头两手小指侧的膀胱点上。江老头只觉得好似钻心似的痛,猝不及防下痛叫出来。

     可还没来得及反应,双耳耳窝下****点也各被刺入一针。这一针的疼痛仍是痛得非常厉害,还带着麻痒,只是一瞬间便感觉双耳热得发烫。

     紧接着双手掌心肾点针刺入,再来是双耳肾上腺点、耳洞最下端内分泌点,还有最后手腕上的神门。一共十二针,每次都是两针同时刺入两点,而天空中的大钟也同时投下倒计时的投影。

     本来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可是苏士天的眼睛可以透过一切阻碍,所以下手刺针全都是准确无误,深浅也全都按照红线的标识,所以等十二针一刺完,江老头本来痛不可当的所有针刺点忽然痛苦全消,取而代之的是热、麻、痒。

     不但如此,那些热麻痒似乎与体内一些地方有神秘联系。江老头只觉得跨下****、后腰双肾,肾下膀胱就如同被加热了一般,热乎乎的好生舒服,而且脑袋也分外的清醒。

     说的这么多,其实时间只过去五秒,五秒钟就扎了十二针,江老头‘唉唷’声才刚停,刚关上门的江雁又冲出来,看到双手上插着针的江老头一脸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痛苦和舒爽混在一起把脸都扭曲了。

     登时再也忍耐不住,大叫道:“爸,你怎么了,你怎么信一个兽医的话,快跟我去医院,看看有什么损伤没有。我先帮你把针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