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竹片弓
    这位九等天兵出生在天界的凡人群中,他一出生也是从婴儿长起,幼时也是和人界的凡人顽童一样,十分的淘气。

     但与人界不同的是,人界的孩子可以上山抓鸟抓兽抓虫,下水可以捕鱼抓虾游泳,可是天界不行。

     天界只有凡人,没有凡鸟、兽、虫、也没有凡鱼、凡虾,只要是生灵的,除凡人外,都是天生的强大。

     就是一只普通的仙鸟,张嘴一吸,一次也能吃上百凡人。所以在天界,凡人有自己的群落,一个小小地盘。在这个地盘内有仙阵守护,一切生灵都无法进入,只有凡人可以进出。

     这也就导致了天界凡人的孩子只能人和人玩,不能人玩鸟、人玩兽、人玩鱼、人玩虾……,只能人玩人。人和人玩自然就会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自然就会发展出武器。

     孩童玩的武器当然不会是致命的,于是和人界古代一样,他们也有弹弓这种远程武器。

     可这位九等天兵家里并没有弹弓,在外面就没有人和他一起玩。九等天兵求过他父亲多次,他的父亲根本就不理会他,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修炼成仙。

     于是九等天兵自己发明了一项远程武器,竹片弓。

     这竹片弓是再简单不过。选一根坚韧的竹子,从竹子上用刀剖开约一尺长的一根竹片,将竹片烤制杀青之后,就会变得更加坚韧有弹性而不易断,竹片弓就完成了。

     用泥土和水后,搓成圆形,在太阳下晒干,取其中开裂不严重的作为弹丸。一手紧握住竹片的一头,另一只手取一干泥丸放置在竹片另一头,并用手指压住竹片。

     发射时两手同时用力,将竹片弯曲,握紧竹片这一只手不要放松,另一只压住干泥丸和竹片另一头的手在瞄准目标后猛然放手,竹片本身受到的压力消失,其弯曲的弓身会立刻弹回原状,这就给干泥丸超强的弹射动力,在二十步内,这种竹片弓的威力不比严密制作的弓箭要小,发射出的干泥丸只要射中人身,就和被弓箭射中的一样。

     九等天兵自己发明这种简易竹片弓后,在小伙伴中那是谁挡谁挂,无人可敌。就算是仿制他的竹片弓到处都是之后,九等天兵也从未遇到过对手,他似乎天生对这件远程武器有天赋。

     修炼稍微有成后,干泥丸当然就换成了用仙力做的气丸,小竹片也做了强化处理,再加上天赋加成的百发百中,他只所以能三百年的浅薄功力就升至九等天兵,一多半的功劳就在他手上这一把竹片弓上。

     苏士天按照九等天兵的记忆将两寸竹片正反面都用仙力抹平,然后口中念诵一个‘PO’的音节,一道加强竹片韧度的法力便浸入竹片中,两寸长的竹片立刻就变得晶润而有光泽,其弹力已经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

     苏士天在释放完强韧竹片的法术后,竹片弓就已经完成。小竹片只有两寸,如果不是强韧过,苏士天只要用力一扳,竹片立刻就会断掉,因为实在是太短弯曲的角度更大,但也因此带来更强劲的弹射力道。

     强韧过后的竹片,即使苏士天将它快扳转成对折,竹片也没有断掉,在松手之后,竹片弹回之时那巨大的能量,连苏士天也感到心惊。

     既然做好了竹片弓,苏士天就想试试它的威力。苏士天右手拿着小竹片,左手张开,仙力只在掌中一转,立刻便压缩出十枚透明的气丸来。

     这气丸直径不过才一毫米,但其重量却是达到了惊人的一斤。苏士天看了看远处,离他三百四十七米处有一条小河,河岸边是用石头做的河堤,正好用来做试射的靶子。

     苏士天转身上了几道政府办公中心楼前的台阶,与河岸的石堤成居高临下之势,并确保飞行的距离之中没有人和物的阻挡,苏士天只是盯着石堤上的一块石斑点,便已经锁定了位置,确保绝不会射偏。

     竹片弓也不用瞄准,垂在身前只是用力一弯,手一松,无形的、重达一斤的气丸便无声无息的没入石堤上苏士天瞄准的地方。

     ‘轰’的一声巨响,气丸在击中目标后立刻释放竹片施加它身上的巨大能量,在苏士天的眼中,一团一米方圆的石堤猛然炸开一个大洞,无数的碎石被崩上天空,然后落入河中。

     虽然已经有了九等天兵的记忆,知道其威力到底有多大。但都没有亲眼看到的那么震撼。

     这还是竹弓吗?简直就是一枚炮弹击中了石堤。石堤的忽然爆炸吓坏了不少行人,就在炸成大坑的二十多米外,围满了一堆的人在惊恐的看着石堤上突然炸出的那个大洞,有人还以为是偷鱼的在河里炸鱼,不小心炸到石堤,所以很多报警电话立刻就涌进了报警指挥中心。

     就在这时,政府办公中心楼大门已经开了,苏士天虽然感到自己刚才行为有些鲁莽,但也并不担心会有人怀疑到他身上,就是怀疑到他,也没有人相信刚才石堤炸开是一枚竹片的力量。

     而那枚小竹片就被苏士天随手放在裤兜里,根本就不在意它会不会丢了。这东西制作方法太容易了,根本就不用珍惜。

     苏士天学到新本领的好心情,在继续填了十几张表格后就荡然无存,等到填完表出来,政府部门已经有提早下班的妇女去接孩子了。

     苏士天出了政府办公中心楼大门后看了一眼他造成的石堤大洞,已经没有人在围观,相关部门正在设置围挡,准备修复。

     苏士天的耳中实时传来进行围挡的工作人员话语。

     “老张,我觉得肯定不是河中的沼气爆炸造成的,我在这条河上修了三十年的河堤,可从没有听过沼气爆炸的事。”

     “你没听过可不代表没有。要是放在以前,这条河还是活水的时候,肯定不会有沼气,可现在变成了死水,有没有沼气可就难说了。”

     老张一下就沉默了,这倒也对,死水中沉积物多了,可不就是会生出沼气吗?

     老张叹了口气,说道:“要真是沼气爆炸,以后兄弟们在这条河干活的时候可千万不能抽烟,自己找死没事,可别连累大家,咱们可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轻易不能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