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石头
    不提曲柴棒自作自受,怎么熬过这漫长的时间,愿不愿意熬过这么漫长的时间,苏士天刚一出了人群就想打个车去医院看看小妞妞。

     刚才他嘴上说得这么狠,完全是为了给曲柴棒一个难忘的教训,曲柴棒虽然想算计他,但毕竟也没有什么坏心,只是让苏士天感觉到明明对人好却碰到了白眼狼有些不爽而已。

     小妞妞这小闺女还是很怜的,她爸爸犯的错不重,后果也不应该她来承担。因此不管曲柴棒跪不跪到明天正午,现在他都要去看一看能不能救。

     W城市虽然繁华程度在H国数一数二,对于出租运力还是有欠缺的,等了五六分钟一辆空车都没有,苏士天都有心先回到天宫,再传送到医院门口了。只是需要找到一个没有人能看到的地方有些困难。

     就在这时,苏士天忽然发现一个金发碧眼的白种美女摇曳多姿的走向他。欧美人种确实高大,就这位白种美女,穿了高跟鞋和他一样高。

     W市对外窗口城市的美名不是吹的,常驻外国人去年统计足有十七万左右,因此看到外国人是常事。苏士天还以为金发白种美女走向他是为了问路,因此也不在意,只是他的英语只会常用单句,要是用英语来对话,金发白种美女肯定会失望的。

     “嗨,你好,我是艾利雅,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吗?”金发白种美女微笑着伸出手。

     苏士天一怔,这普通话说的,简直可比新闻主持人的发音标准了,比自己说的还好。

     苏士天并没有伸手和她握手,而是说道:“你也好,抱歉我不能和你握手。”

     艾利雅居然一点惊讶和尴尬也没有,自然的收回手,微微一笑,说道:“哦,H国人不是礼仪之邦吗?为什么你会没礼貌的对待外国友人,这样可不友好。”

     苏士天盯着她,艾利雅还是很自如的回视,只是苏士天一直盯着不放,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锋,艾利雅忽然觉得真有些不自在了,微微转过目光,算是小小的认输了。

     苏士天也收回目光,转身就走。

     艾利雅紧走几步,跟在他身边,笑道:“难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话?”

     苏士天根本就不理会她,继续无视中,就如同没有听到一样。

     艾利雅这下真是意外了,像她这样的大美女,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全世界人种通吃的美女,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人种,她的长像都能让人看出她的美丽,而不是只有本人种才会觉得她美丽。

     在苏士天这不声不响的就碰了钉子,艾利雅先前是没有预料到的,本以为她一出马,立时就能将一个青春欲望到达巅峰的撸男迷得神魂颠倒,没想到事实和她预料的完全相反,只是问个好搭讪而已,苏士天居然就无视了她,难道他是G?不喜欢女人?

     可是他的资料没有G佬的特征啊?苏士天不喜欢健身,也不喜欢运动,不喜欢保洁护理自己的皮肤,不对帅的男生感兴趣,也不喜欢穿紧身衣,这样的人绝不可能是G。

     难道自己露了什么破绽?这不可能。艾利雅不会承认这一点,到今天为止,苏士天是她接下的第三百四十七个案子,她可不是新手,绝对不可能一见面就让别人看穿自己。

     如果按照平时的工作流程,出师不利的情况下,她就应该退走,由别人来接手她的工作,不过艾利雅很好奇苏士天为什么不理她,不搞明白只怕会睡不着觉的。

     紧紧跟着的艾利雅准备找一个突破口,因此她不断的问出一个个问题,也不管苏士天回答不回答。

     “你刚刚大学毕业吗?”

     “你是那里人?”

     “你有没有女朋友?你看我合适做你的女朋友吗?”

     “你这样对待女生很不礼貌。普通的交谈还是可以的吧。”

     “我可以请你去吃海鲜,我们不用AA制,我请客。”

     “……”

     艾利雅不停的说着话,也不停的展露她作为成熟女人的魅力,时不时的变幻方位,使自己保持在苏士天的上风头,好让自己身上的香气能飘进苏士天的鼻子,勾起他男人的欲望。

     再或是不断的伸手拂弄头发,将自己最有女人味的一面不断展现。甚至连最经典的崴脚骗扶这一招都用了,苏士天就是充耳不闻,好像艾利雅是空气一样,无视她的娇痛呼救声,反而是越走越快。

     艾利雅真是绷不住了,苏士天简直就是块石头,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破绽,艾利雅也放弃了耍花招,直接结束表演再次追上去,收起伪装的微笑,认真的道:“你是怎么发现的?我确认我伪装的非常好。”

     苏士天终于停下来,面无表情的道:“你有车吗?”

     艾利雅一怔,这回答出乎意料之外,但只要开口就好办了,立刻回答道:“有一辆,在我们后面跟着。”

     苏士天看了一眼后面,一辆黑色的大奔,于是走到大奔前,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坐上去。艾利雅一双大眼睛眨呀眨,似乎有些意外,她捏了捏拳头,也从另一面上车。

     苏士天也不理会她,对着前面的司机道:“第一人民医院,谢谢。”

     司机看向艾利雅,艾利雅点点头,大奔立刻启动转向,前往W市第一人民医院。

     看着苏士天望着车窗外,仍是无视她,艾利雅习惯性的又开始职业性的展现迷人的微笑,问道:“看在我送你去医院的份上,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苏士天转过头来,黑暗的车厢里他的眼睛亮得吓人,好似一道光直刺入艾利雅的心里,让她的心不禁一颤。

     苏士天转过头淡淡的道:“你刚才问了什么?”

     艾利雅气得直咬牙,这个苏士天,简直就是一个超级该死的沙文主义大肥猪,对待女性就如同对待仇人一样,居然一点男人风范都没有,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绅士风度,一辈子都只能做个撸男,没有女人会愿意与他共度一生的。

     只是不管艾利雅有多生气,她也只能耐着性子再问一遍,而且还是带着迷人的微笑再问一遍:“我刚刚的问题是,你是怎么发现的?我确认我伪装的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