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真念
    九天玄女神色一黯,转身坐下说道:“妹妹又有什么身分?整日里给别人天尊天尊的叫着,可背地里谁不嫌弃妹妹是鸟身?”她眼中红润,泪珠儿差点就要滴出来。

     西王母连忙上前将她抱住,说道:“好妹妹,是姐姐错了,姐姐无心的。谁敢嫌弃妹妹,你列个单子,下次蟠桃会,姐姐一定不邀请他。”

     九天玄女‘噗嗤’一笑,眼泪儿登时没了,说道:“姐姐也会哄我开心,算了,还是姐姐的事重要。”

     说着用樱口一喷,那把失去身形的剑便被彩光映射出真身。

     “姐姐,这是人界商朝时所铸的承影剑,此剑虽然只有隐去身形之能,但全身都是凡物所铸,正合姐姐现在所需。”

     西王母接过承影剑,此剑在她的眼中,被法眼细细的看了一遍,果然全是凡物,但这又有何用?

     九天玄女笑道:“姐姐可真是忘记了,天道禁止一切天界之物下到人界,可没有阻止人界之物下到人界,倘若姐姐狠狠心,分出一缕神来,将其贬落为凡念,寄托在这承影剑上,岂不是就可以下界了?”

     西王母眼中登时泛出喜色,笑道:“还是妹妹点子多,好,就这么办。”

     她是个急性子,立刻便从神念中分出一缕,用手一指,将这缕神念中的神性收回,只剩一点真念,落入承影剑中。

     承影剑受此真念,刹那间光芒大盛,随即便敛去光芒,隐去剑身,虚空中无形的承影剑在真念的驱动下不住飞舞,地面上只看到杂乱无章的淡影时隐时现。

     西王母满意的道:“行了,还得劳烦妹妹辛苦,把此剑送入人界。”

     九天玄女眼中满是笑意,伸手一招,便把承影剑收入袖中,说道:“知晓姐姐心急,我这就去办,省得姐姐说我喝了你的花玉露连这点小忙也不帮。”

     她口中说着,身形却早已化为玄鸟,彩霞化虹,刹那间便消失了。

     西王母带着笑望着远处,忽然间冷哼一声,满池的金莲瞬间化为飞灰。一个璎珞垂珠翠,香环结宝明,乌云巧迭盘龙髻,绣带轻飘彩凤翎的白衣女子慢慢在西王母后显露身形,笑道:“王母这般纵情放任,也不怕被她安插的细作发现。”

     西王母也不回头,只是冷冷的道:“你莫要说笑,我这一点真念可不是假得,如若被那贱人损毁,坏了我的先天真身,那八宝金莲我是断然不还的。”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说道:“王母放心,贫僧的神通你还不知晓?就凭贫僧这杨柳枝,任是神念被损毁成何样,只需一滴甘露,便可恢复如初。”她本是空手,此时左手虚空一托,玉掌中便现出一羊脂玉瓶,瓶中斜插一根杨枝,杨枝青翠欲滴,端得是十分喜人。

     西王母瞥了一眼,没好气的道:“知道你那瓶儿产的水好,也不用时时挂在嘴上。就算你留有后手,可也不要小瞧了那贱人。她和我从天地初开就演戏装羊,直到三万年前我才发现她的真面目。你们佛陀对上她,也得小心她的玄鸟真身。若真是打起来,我若不现真身,也是降不住她的。”

     白衣女子用右手持着杨枝在虚空中一点,一滴甘露飞出,在空中化成一面镜子,镜中九天玄女正在穿越三十三重天,无数虚空中爆发的毁天灭地的能量冲击在她的鸟身上,也只是让她的鸟身左右摇摆,却并未有任何损伤。

     白衣女子宝像庄严,口中念念有词,不断的加持佛咒在镜子上,力求不丢失九天玄女的身影。

     西王母对此很是羡慕,圆光术她也会用,只是一用就会被九天玄女察觉。而甘露化镜润万物于其中而无所觉,无论是万般法门,只需一滴便可现大神通,而且无声无息,除圣人外谁也察觉不到。

     想到此,西王母忽然道:“观音,如果以后你敢用此甘露偷窥于我,别怪本尊翻脸。”

     白衣女子正是观世音菩萨,此时听到西王母出言威胁,她也不恼怒,微微笑道:“你看,她要进入魔界了。”

     镜中的九天玄女玄鸟之身在穿过一道黑洞后,立时便冲进一片黑暗之中,甘露化成的镜子也失去了她的身影。

     西王母急道:“你说的佛陀呢?怎么本尊没有看到?她要真损了我的真念,你得把瓶儿也赔给我。”

     观世音菩萨见西王母放赖,却只笑了一笑,镜子忽然间还原成甘露,仍是回到杨枝上,观世音将杨枝插入瓶中,正要合十一礼,就此告退,忽的被西王母抱住,在她嫩滑玉容上亲了一口,然后大笑着放开,说道:“我先收点利息,免得到时你们耍赖。”

     观世音忽被偷袭,刚要生气,看到西王母笑得得意,便又不生气,说道:“王母高兴就好,贫僧告辞了。”她足下生出莲台,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西王母见她也走了,立时停下大笑,冷哼道:“这观音果然是佛教第一会算计之人,这样都不生气,下次再想个法子气死她。”

     苏士天刚坐进警车,手里的手机就被一警察夺过去,苏士天虽然有些不爽,但考虑到警察心急办案,粗暴一点可以理解,他也不生气。观察一下警车里,一共是四名警察,连他五个人把警车坐得满满的。

     夺过他手机的警察肩花看起来就比较复杂,显然是个小领导。

     果然和他一起观看手机彩信里图片的一警察说道:“队长,这图片里被绑的人好眼熟啊,好像在那见过。”

     队长也觉得有些眼熟,但却也想不起来,立刻将手机传给其他的警察看,一名警察看了又看,忽然笑了起来,问苏士天:“你和梅盼盼是男女朋友?”

     其他几个警察被他一提,登时都叫了起来:“是啊,原来是那个死人妖,脸被打得太肿了,没认出来。”

     确定了被绑人的身份,四个警察看着苏士天的眼神登时古怪起来,一个个好似都憋着笑。

     苏士天被看得发毛,不由得说道:“什么梅盼盼,什么人妖?这人我不认得的,是绑匪发过来说我是她男朋友,我根本就不认得她。”

     那队长终于忍不住,‘哈’的一声笑出来,说道:“小伙子,我知道……,只是这事……哈哈哈,太可乐了……”他一边说一边笑,连累得其他三个警察也笑成一片。这那还是严肃的处理绑架案的警察,简直是吃了笑药一样,笑个没完。

     苏士天莫名其妙,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只是他越是莫名其妙,警察们笑得就越狠。最后还是队长先停了下来,说道:“别笑了,人小伙子又不知道这个人妖的真实身份,上当了很正常,现在转入正题,绑架无小案,咱们不管梅盼盼到底有多妖,也得把他当成是人来办案,要是处理不好,出了人命,我到时可笑不出来,你们也别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