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插杠子
    小姑娘拿起盒子的盖子,将盒子盖起来,低声呜咽道:“小面包,等会会变黑,你不要怕。爷爷说黑了后会有光,你照着光走,然后走到光的尽头,就会变成人了。小面包,你变成人后,记得要给我写信,我们还要做好朋友。咱们家的地址你要记住哦……”

     就在这时,苏士天忽然说道:“小妹妹,能把你的小狗让叔叔看看吗?”小姑娘一抬头,两个小辫子上的蝴蝶夹子微微颤动,仰着的雪白的可爱小脸上满是晶莹的泪珠。

     小姑娘看着苏士天,苏士天给了一个微笑。

     小姑娘轻声道:“叔叔,你是小面包的朋友吗?”

     苏士天摇了摇头,说道:“叔叔第一次到这里来,和小面包不是朋友。不过,如果你想和小面包继续做朋友,叔叔建议你立刻把盒子打开,以免得它窒息。”

     小姑娘的爷爷连忙丢下铲子站起来,说道:“小伙子,你的意思是这狗还没有死?”

     苏士天看了看盒子,他的眼睛透过盒子清楚的看到,盒子里的茶杯犬还有轻微心跳,只是非常的缓慢,很久才跳一下,然后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是还没有死,可能还有救。”

     他只所以说得这么笃定,是因为他不光用透视目光看到茶杯犬还有心跳,而且在茶杯犬的左前肢里侧有一个红点标着,旁边还用简体小字清楚的写着“发刺一分三,一分钟后康复。”

     为什么会这样?苏士天也不知道,他只是在看着盒子时,想着如果这小狗能救活,他就不用看到这美丽可爱的小姑娘伤心了。

     再然后,他的视线忽然就穿过盒子定在茶杯犬的心脏上,还有那个红点,那行绝对是不应该出现的简体小字。

     小姑娘‘啊’的尖叫一声,连忙将盒盖打开,掀开小毯子,抱起小盒子,举到苏士天的面前,恳救道:“叔叔,你救救小面包吧,我有很多压岁钱,都给你叔叔。”

     小姑娘的爷爷也说道:“小伙子,你要真能救活这狗,我可以出一万块。”

     苏士天吓了一跳,这真是拿钱不当钱啊。救活就拿一万,这也太好赚了。他刚才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报酬的事情,只是被小姑娘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感动而已,出言要救这狗也是死狗当活狗医,他并不真的相信眼睛里看到的那行简体字。

     因为这简直是太让人没信心了,不说应该显现的是上古看不懂的字体,就算是繁体字也行,搞一行简体字算什么?再怎么样也是从玉帝宝库里出品的宝物,就不能搞得靠谱一点?

     苏士天又不傻,早就知道他最近不可思议的能力是卡在脑袋松果体里的小薄片带来的,而且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自动给他帮助。

     只是他以前为了掌握一门手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是听父亲的话学过兽医的。而且还有了函授的大专文凭,还考到了兽医执业资格证。所以对于野兽,他并不是一无所知。

     眼前这狗又名茶杯犬,是宠物狗中最为娇贵的,娇是说它容易死掉。如果一个照顾不好,茶杯犬感冒或是腹泻就很容易死掉。

     贵是说它非常的名贵,一只真正的茶杯犬至少也要二万五起。只是这狗就再是名贵,花个一万救狗也让苏士天真的吓了一跳,如果小薄片忽悠了他,到时候小狗救不过来,牛皮破了丢脸不怕,就怕小姑娘的爷爷赖上他,那麻烦就大了,现在老年人已经被列入必备三防之一。

     所以苏士天连忙摆摆手,说道:“我不要钱,只是这狗病得太重,我只能试试,不一定真能救活。”

     小姑娘急道:“叔叔你就试试吧,救不活我不会怪你的,你快救救小面包吧。”

     小姑娘的爷爷也道:“小伙子,你就试试,这狗早就被各个宠物医院的医生说没救了,你就是救不活那一万块也给你。”

     这时候忽然过来一个老头说道:“老李头,你是钱多的没处花了吧,这狗明显死透了。我说小伙子,你是骗子也得讲点职业道德吧。这一老一少你也能下得去手?你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抓你。”说着就上来推苏士天。

     苏士天没想到居然有个老头忽然插进来,还动起手了。虽然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却是自动退了一步,那老头刚才一推是用了全力的,没想到苏士天自己就在自己发力的时候,猛然一退,这一下按个空,登时就失去平衡,往前扑倒。

     苏士天伸腿一拦,老头两手按在腿上,借力保住平衡,然后一挺腰,往后一拉手,摆了个太极拳的架势,脸上臊的通红,大叫道:“好你个骗子,你还敢打人,看我陈式太极六十四式。”

     苏士天简直是哭笑不得,这老头也太难缠了,他先动的手,还差点摔个骨折,自己救了他,他反而恶口咬人。算了,这好人不能做了。苏士天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

     小姑娘连忙上前拦住苏士天,呜咽道:“叔叔,我相信你不是骗子,江爷爷,你别乱来,让叔叔帮我救小面包吧,叔叔,求求你了。”

     李老头也上前拉住江老头,说道:“老江头,一边去,我们在这谈正事,你捣什么乱?是我要给钱,人家不要,骗我什么了,我活了六十多岁,什么没见过?还用得着你提醒?”

     江老头本来自诩JA区陈式太极第一高手,刚才当着人的面按个空,差点摔个狗吃屎,就臊得满脸通红,这时候他好心不被李老头领情,登时就暴跳如雷,大叫道:“好你个李老头,我捣乱?我是怕你吃亏上当。哼,算我多事。我话搁在前头,他要不是骗子,郭大姐我就不跟你争了,让她跟你好,你敢赌吗?”

     李老头大怒,他本来许出一万元就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奇迹,这狗花了三万买来的,眼看都死透了,一万救回来也划算得很。再说了,这狗要是救不好,他会给苏士天钱?他有一百种法子把钱赖掉,刚才的话无非是空许诺而已。

     没想到老江头不知道他的盘算,中途插了一杠子,还拿他的心中女神郭榕打赌,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的暴脾气也上来了,大叫道:“好,一言为定,老江头,你要是说话不算话,你就是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