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人祸
    就在苏士天想去洗个澡爽一下之时,忽然凌宵宝殿的法阵报警,随即圆光术自动显现,只见一百里外八架战机正在飞来,苏士天一拍脑袋,难怪会惊动空|军,这么大一栋建筑浮在天上,还不开隐形法阵,不被发现才有鬼。

     苏士天心念一动,凌宵宝殿立刻隐形,随后也就不再管了,脱了衣服就跳进浴池内洗澡。

     只见那八架战机飞到近前,无头苍蝇似的找了好久,明明看起来是每一个空域都搜到了,可其实只是在凌宵宝殿外围转来转去,直转了一个多小时,才不得不放弃回航。

     而这时苏士天正在浴池里经历脱胎换骨,从一个凡人向一个仙人的根本转变。玉帝洗浴用的是什么水?虽然玉帝根本就不用洗浴,但好水一定得准备的,不管能不能用得上。

     那准备的是什么水?当然是琼浆玉液。现代多用琼浆玉液来形容美酒,却不知道其本来之意说的是玉石中的液体。古传说中讲饮琼浆玉液可以成神仙,说的就是这个。

     而苏士天所用的琼浆玉液当然不是普通的,而是天界最好的仙玉所出,饮之不光是成神仙,而且可以直升天仙。

     可苏士天不知道,他只是以为这是洗澡水,你会喝自己的洗澡水吗?当然不会。苏士天也不会,所以,苏士天泡在可以直升天仙的琼浆玉液中,却只是脱胎换骨成就仙躯,而并没有成仙。

     还好他没有成仙,要知道他什么仙术都不会,冒然成就天仙,他将会同时经历人、地、天三个劫数,总共要接受天道一百零八道劫雷的考验。

     一百零八道劫雷,就是金仙也不能说一定就能接得住,要知道,那可是蕴含大道的劫雷。

     可见傻人有傻福,虽然没有成仙,但躲过了变为灰灰的下场。

     苏士天觉得这水真舒服啊,一进入水中,便觉得身体都化在了水里,无数让他舒爽的水从左边穿进他的身体,然后从右边离开。从下边涌进他的身体,从头顶冒出,感觉好像身体里的杂质被一点点的冲洗干净,飘飘欲仙,********啊。

     苏士天闭着眼睛,根本不知道他的身躯正在转换为仙躯,慢慢的居然在浴池中睡着了。

     太阳从地球的另一面转过来,从东方升起,金灿灿的阳光根本就没有照射到凌宵宝殿,而是毫无阻碍的穿过。其实凌宵宝殿此时处于异空间中,看似在空中,其实远隔不知多少重空间。

     虽然阳光不能照射到凌宵宝殿,但苏士天仍然自动醒来,他还惦记着要去申请创业贷款的事情。

     虽然得了这么大一间宫殿,还是三界最牛B的宫殿,随便挖一点什么到人间卖了都可以让他一百年吃用不完,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原因很简单,这都是仙界最好的东西,别说卖了,就是挖一点下到人界,都能将一座城市毁灭了。

     太上老君掉了一块炉砖,就能化成八百里火焰山,死活不熄灭,最后还是太阴宝扇熄灭的,他要是挖一点点下界,也能毁灭个六七百里地界,谁敢买?

     所以挖凌宵宝殿的墙角卖钱这事休想。那就只能回到老路上,继续创业吧。苏士天无奈的从浴池中爬出来,一朵白云飘过来,他趴在云朵上,手指都不用动,就来到行李前。

     打开箱子找了一身职业装,懒洋洋的换上,顺便看了一眼凌宵宝殿外的大钟,早晨九点整,正好是政府部门上班的时间,下去申请创业贷款吧。

     苏士天往脚下一看,他还在八一公园的上方几千米处,整个城市的早晨景象尽收眼底,一个个小格子似的高楼大厦,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似的车辆行驶在如同黑线一般的道路上,没有从高空看过城市的人是无法想象那种感觉。居高临下的,好似上帝在俯视人间。

     上帝?苏士天苦笑了笑,他可能很快就要被玉帝派天兵天将抓走了,算了,该来的总会来,该做的还得做不是?万一玉帝不派兵来抓他,他还能在这等着饿死?

     苏士天正准备让凌宵宝殿的传送阵将他送下去,忽然他眼神一凝,四十三千米外的绕城高速公路上刚刚发生一起车祸,一辆大货车忽然失控,越过高速公路中间的隔离栏,直冲对面车道逆行,导致对面车道十三辆车反应不过来,发生了连环相撞事故。

     苏士天眼神一凝,事故现场的一切就尽在他的眼前,简直是太惨了,现场到处都是撞击碎片,最长的碎片散落居然达五百米外,可以想见刚才的撞击有多厉害。

     连货车司机在内,一共十四辆车,三十七个人,当场就有十五个死亡,其余全部受伤,其中还有一个婴儿,因为安全坐椅的保护,伤得不太重,只是脸上划了道口子,在撞扁的车里哇哇大哭,而她的妈妈,则是被撞断七根肋骨,其中一根插在脾上,正在快速的失血。

     “我去”,刚刚吐槽一句,苏士天连想都没有想,凌宵宝殿的传送阵法就将其送到车祸现场,苏士天愣了一愣后才发现,咦,我怎么到车祸现场了?我没想来啊?其实他的潜意识是想来,所以传送阵立刻将他传送了。

     这时过往的车辆都已经停下,不停也不行,车祸的车辆已经堵住所有通行道路,部份乘客已经下车开始救助车祸伤者,没有人发现现场出现了一个不应该在的人。

     算了,已经到了就帮忙吧。苏士天不用环视一周,就知道第一个要救的就是那个婴儿的妈妈。再不救她,一分钟内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苏士天拔腿就跑到被撞扁的小车前,小车前后四门都已经严重变形,而车里婴儿的哭声已经引来了很多乘客,好几个男人都在猛力去拉车门,还有人拿了撬棍来撬,但小车变形严重,怎么也拉不开。

     他们的手里也没有破拆工具,急得不行,却毫无办法。其中一个身材高挑,长腿肤白的女子一边在车窗外面着急的安慰婴儿,一边从车窗里伸出手,想把婴儿从安全座椅上解下来抱出。

     可是安全坐椅虽然保护了婴儿的安全,可是小车的变形挤压,却没有能把婴儿抱出来的空间,她又不敢用力拉,只能干着急。

     苏士天瞥了一眼这个女子,只见她戴着墨镜,头顶上还有一顶遮阳帽,把大半个脸遮得严严实实。只是从露出的面容来看,应该是个美女,而且皮肤相当的好,以苏士天的眼力,都没有看到露出来的部分有什么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