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变态
    话外音在继续陈述:“雨太大了,能见度只有几米,我们看到现在画面中呼救的人,正是秦美妮……消防员们也没有办法……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就在这时,路旁的监……得救了。”

     苏士天睁大眼睛盯着屏幕,连面都忘记吃了,这H国最牛狗仔查九代真有本事,这么困难得环境他居然也能拍得跟大片似的,那么惊心动魄,高潮迭起,就连他这个亲身经历的当事人都被吸引了。

     好在H国最牛狗仔查九代再牛,也没有拍到他怎么将监控杆赤手空拳的掰断,怎么抱着上千斤的监控杆把秦美妮从火海中救出来,只能看到监控杆朝空中挥去,然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因为当时他做的一切都是在路基上完成的,距离不但远,而且有熊熊大火阻隔视线。

     放到这里,画面切回演播室,主持人面带微笑的说道:“大家看到这里,一定很好奇,到底秦美妮是怎么逃出火海的,又是被谁救的?结果可能会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请看下一段视频。”

     苏士天心里忽然有了最坏的想法,果然,下一刻,苏士天赤着上身抱着秦美妮从路基上一步步走过来,秦美妮大叫不要……。该死的H国最牛狗仔查九代将现场完美的用视频记录下来,并且给了苏士天非常多的特写,他****的上身,秦美妮身上围挡的衣服,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很多围观者和消防员入镜,简直就是岛国拍的咸湿小电影。

     MD的查九代,你完了,苏士天恨得直咬牙,自己越是想低调,偏偏事与愿违,上了Y视的新闻频道,和一个娱乐圈素颜排名前三的女星搅在一起,要多高调就有多高调,可以想见未来他的麻烦很多很多。

     麻烦果然有,果然有很多。不但多,还来得快。就在苏士天吃着拉面咬着牙想着怎么报复查九代的时候,W市CBD区最高的一座大厦顶层,一个满脸阴沉的青年按下呼叫按钮。

     一个黑衣保镖似的人进来问道:“杨少有什么吩咐?”

     杨健指着液晶屏上定住的苏士天特写,说道:“一个小时内,我要知道他所有的资料,去做吧。”

     黑衣人脸上表情一点也没变,点了点头,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杨健伸手就抓起桌上那件宋朝均窑笔洗,猛然砸在地上,一件价值不菲的古董就此变成飞灰。

     过了一会,秘书进来看到了,也不作声,拿来工具将地面清扫干净,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出去。

     杨健摔了一件价值巨万的古董,心中仍是怒火熊熊,他杨健是什么人物,自从十八岁那年父亲给了他十个亿的创业资金,至今不过三年,就已经在他手中翻了十倍,他创立的网络公司上个月估值已经达到三百四十亿,真实资产约一百亿。

     不说他自己,就是他父亲,也是H国最牛富豪中的一员,虽然不是首富,可比首富也差不了多少。论家世论地位论能力论性格论品行论人材论长相论身材……,他那一样不是将H国其他十几亿人踩在脚下?

     无数的豪门千金、宦门娇女、外国名媛,无不视他为最佳丈夫人选,他也三年连续蝉连最佳钻石王老五榜首。可以说他无论是想要什么女人,应该都不难上手,可偏偏这个秦美妮,他连续追了三年,秦美妮连个正眼都没有看他。

     杨健看着周围都在他脚下的摩天大楼,平日看见这副场景都是一种君临天下的骄傲,可今天却是心中怒火越升越高,居然有人敢赤着上身抱着秦美妮上了Y电视台新闻频道,以秦美妮明星的身份,这件事情肯定会越炒越热,无数不堪入目的言论很快就会充斥着整个互联网,他以后即使追到了秦美妮,做了杨太太,也肯定会有无数的人笑他给别人提了破鞋。

     如果换了一个女人,不管是他有多心爱的,杨健一定眼都不眨,开一笔分手费让她滚蛋。可秦美妮不同,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她的父亲,就算秦美妮有无数的男友,私生活再放荡,他杨健都要把秦美妮娶到手,他需要她父亲的权势来做登顶的踏脚石。

     更何况秦美妮自出道以来,在娱乐圈就是出名的洁身自好,除工作外,绝不接受任何宴请,酒局更是从来不去。身边也从来没有少于一个人跟着,更没有交过一个男友,从小到大连一个初恋男友都没有,拍戏也没有吻戏,就连拥抱都没有过,这样的女人正是他的良配。

     无论是她自身的容貌、品行,家世都是超级完美,这让杨健更是不能放手,这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清除她身边对她稍微有一丝丝苗头不对的男人,明面暗地里手段用了无数种,就是为了她能够爱上他,让自己做她第一个男人。

     可是千防万防,万万没有想到老天居然搞了这么一场大祸,让一个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赤身抱着秦美妮出现,这简直就是在他头顶套了一顶绿帽子,还是超大超厚的那一顶,秦美妮的两个第一次就这么被别的男人夺走了。

     杨健站在全景玻璃窗前不住的变幻着表情,他并没有发现,他的思想已经无限接近变态了。他所想的一切全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总是考虑自已,甚至把救人的事情本质给扭曲变形。

     他从没有想过如果秦美妮不是被苏士天所救,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而只是吃着飞醋。或许在他的心中,就算是秦美妮被大火烧死,也比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男人赤身抱着要好。

     财富的力量在人界是很可怕的,黑衣人大把的金钱使下去,甚至动用了暴力执法部门的信息情报,只用了三十分钟,苏士天从出生到大学毕业,他所有的亲属和社会关系,甚至刚刚填写的大学生创业贷款的申请表都复印了一份摆放在杨健的面前。

     杨健越看脸色越难看,就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D丝?家里父母务农?把出五服的亲属包括进去,其中最大的官也不过是一个科长。亲属和社会关系里最富的,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五百万。

     就这样一个渣渣,也敢染指他杨健的未来太太?杨健合上苏士天超详细的资料,面无表情的道:“我不想再看到他,把他双手双腿都打断,要不能愈合那种,然后扔回老家去。”说完把苏士天的资料往垃圾桶里一丢,就低头开始处理公务。

     黑衣人应了声“是”,就退出去,为杨少做这种事已经不是一两回,他早就熟门熟路,经验丰富的很,他知道怎么做杨健能高兴。自已也能从中捞到大把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