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境界
    吃完面出了店的苏士天仍是有些垂头丧气,他现在就怕有人找到他,把他曝光在社会大众的目光之中,从小到大的他都是遵纪守法,从来没有做过违返法规的事情。

     因此非法行医这道刺始终是他过不去坎,他虽然有兽医执业资格,但人不是兽,这不能成为他脱罪的理由。

     其实还是苏士天没有经验,非法行医只要不造成严重后果,就算是警察抓到他,也不过是一个口头警告而已。

     更何况他是在救人,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对人进行施救,就算明知道他是非法行医,只要没有人被他治死,执法部门不会对他进行任何的行动。苏士天完全是想多了。

     唉,想多了的苏士天叹了一口气,随便找个长椅坐下来等待政府部门上班的时间,完全忘记他可以先回天宫去休息一下,等到了时间再下来。

     他不知道,现在W市里有无数的人在找他,官面上,暗道里已经开出了花红,至少一百万的酬金可比曲柴棒那五万多太多了。财帛动人心,一百万,道上已经能买一百个人的胳膊腿了,只要砸一个人的四肢就能拿到一百万,又不用出人命,傻子才不干。

     曲柴棒虽然只是个工头,但他的消息也非常灵通。他干工程的常年都与道上的人打交道,因此花红一出来,第一时间就有道上的兄弟通知他。

     曲柴棒看着手机上传来的短信,喃喃自语道:“MLGB的,这苏士天是得罪谁了?这是要让人残废的过一辈子啊。”

     他老婆担心的道:“怎么办?咱们的闺女怎么办?要我说,还是转院去京城吧,大不了我们多花钱,给闺女请最好的大夫。”

     操,这娘们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狗PI不懂,曲柴棒也懒得理她,出门就给道上的兄弟打电话了解背后是谁出的花红。

     当然他没有打听出来,曲柴棒也没想真知道,他就是想知道道上人的态度,自己就能判断出能不能惹得起幕后黑手。

     挂断电话的曲柴棒一脸的黑色,他惹不起。从口气中他就能听出来道上兄弟对他说话的那态度,就好像他曲柴棒连个屁都不是。可以想见的是苏士天惹到的势力和自己比起来,就如同是大象与蚂蚁一样。

     怎么办?曲柴棒绕了好几个圈。新闻他看了,不但看了,他还找到了被苏士天施救的那个婴儿妈妈。就苏士天扎的那四针,还让整个W市的医界大拿都来参观了一遍,尤其是中医同行,看着那四针就如同是金庸小说里普通的江湖高手,有幸亲眼看到五绝在华山论剑一般,膜拜不已。

     一个快八十的老中医直接称之为一针活死人的针炙最高境界。曲柴棒趁机讨教了一下,这样的针炙水平能不能治心肌炎。

     那中医看他的眼神简直就是在藐视他,轻蔑的道:“心肌炎?这样的小病也需要劳动针炙高人出手?别看这四针只是治个脾破裂,那是针炙的一种境界你懂不懂?就像是西门吹雪,你没看到他出手,留在墙上的只是一道剑痕,就凭那道剑痕,你就能看出他是个绝世高手一样,切……。”

     说完他还昂着头仰望天花板,好像他就是苏士天似的,一副我们中医最牛B的样子。

     “MD。”曲柴棒恨恨的吐了口吐沫,一脸的复杂表情。他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为了闺女当然是要救苏士天,否则他的手断了还怎么救人?

     可是要救苏士天就要冒险,这个险冒得还相当大,搞不好一家人都得赔进去。怎么办???

     苏士天不知道有人在找他,有人在为他着急,更有一大波医生在讨论苏士天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会有这样的针炙水平,是那一派的弟子。

     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危险,或许他脑袋里的小薄片知道,但并没有发出警示。苏士天更不知道,找他的人正确的说,其实是三波人,而不是两波。除了杨健和曲柴棒,还有一波人,任是谁也没想到。

     这第三波人真是谁也想不到的,正是M国驻W市总领事罗伯特,被苏士天在高速公路上救下的婴儿妈妈,正是他的第五任中国妻子。

     为什么要找苏士天,是要报恩吗?NONONO,报恩这种事,西方人不流行的。能让罗伯特找苏士天的原因只有一个,利益,和曲柴棒一样的利益,为了救一个人。

     罗伯特是个H国通。不是普通意义上的H国通,他是那种H语说得比H国人还好的,又能懂一些中国的典故和历史故事,人情风俗的那种。

     因此在医生的口中,特别是西医的口中,罗伯特认识到了苏士天的价值。其实一个普通的脾破裂而已,中医吹捧苏士天也就罢了,能胡扯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什么的天花乱坠。

     西医为什么也对苏士天这四针惊奇不已?因为其中一些事情超出了常规,使西医百思不得其解。

     像罗伯特妻子这种被肋骨骨折捅了个大窟窿的脾脏来说,是一定要手术治疗的。

     在西方医学中,脾脏破裂不需要手术的,只能是那种轻微破裂,和少量出血的情况。

     像肋骨捅出的脾脏大窟窿,失血量一定是非常惊人的。这在罗伯特的妻子被送入院检查时有明确的记录,当时她腹腔积血量已经达到一种惊人的水平,约有二千三百毫升的失血。

     对于一个女人总血量来说,罗伯特妻子失血已经近一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生命力并没有什么危险,而且检查出脾并没有持续性出血,但腹腔积血仍然是一个大问题。这些血液会感染其他的脏器,有可能会出现致命的并发症。

     因此会诊过后,所有西医一致决定需要抽液,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罗伯特妻子已经进了手术室。就在罗伯特焦急的在门外等候的时候,手术室医生却又出来了,神情古怪的对罗伯特说,观察到腹腔积血正在减少,需要再等待观察情况。

     这也是因为需要做手术的女人是罗伯特的妻子,医生不敢对一个M国总领事的妻子随便下手,否则换个人来试试,腹部抽液就抽了,观什么察?

     半个小时后,所有医生全部出动,涌进手术室,就在罗伯特认为可能要收到坏消息的时候,医生却将他的妻子推出来,送到豪华病房,解释道,已经不需要手术了,就在这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腹腔积血已经消失了。

     罗伯特虽然是个中国通,可是也不明白,消失是什么意思?

     医生耐心的解释,消失就是血液被罗伯特的妻子自体吸收,已经对她不再造成生命危险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