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刺杀者
    三位女冒险者骑着马向南疾驰,其中就有艾伦。没错,此时的艾伦换成了女装,女士法师袍加高脚占星帽,完全的低阶法师形象。

     小路俨然鲜有人至,仅余一马穿过的小路周边满是荆棘,沿着针叶林山脉的山脚向南延伸,按照前面带路的女游侠的说法,这是她们商会自己开辟的商路,非常安全。

     克里斯蒂娜在最后捂着嘴偷笑,中间的男爵此时整个身躯包裹在法师袍中,瘦弱的体形在法师袍上勾勒出一条纤细的文理,颇有些娇弱的感觉。

     如芒在背的艾伦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女仆,无奈骑术不精,差点就跌落马下。

     ……

     月明星稀。

     针叶林下的密林里,一座篝火旁扎有两个帐篷。

     妖娆的女游侠在吃过了晚饭便进帐篷休息了,把空间留给主仆。

     “克里斯蒂娜,我不想被蒙在鼓里。”

     “嗯,艾伦,我现在都告诉你。”女仆抱膝直直盯着篝火。

     艾伦正起身子,“说吧。”

     跳跃的火苗将两人的身影拉长,女仆长久的沉默,在组织语言。

     艾伦在静静的等待,过了许久,女仆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展开后一道青影洒落,青蒙蒙的空间笼罩在他们周围,一时间万籁俱寂。

     这是?

     “沉默空间,”克里斯蒂娜轻轻瞥了一眼女游侠所在的帐篷,轻声说道,“公爵大人留下的仅有的几个魔法卷轴之一,内外气息隔绝。”

     风元素,艾伦闭上眼睛以精神力触摸,很成熟的魔法,很稳固的模型。

     “我是公爵大人安排的准备之一。”

     “少爷能安稳走出帝都并不是偶然,另外的准备还有很多,旧日的盟友、相关的贵族,他们有的在明有的在暗,但基本上都在这场风波中消耗殆尽了。至于公爵大人属下,我是惟一一个在任务目的中明确要保证存活的人,而另外的人,只要他们完成任务,就算不死,也会赋予他们自由身。”

     “所以你说你是我的管家?”

     克里斯蒂娜点头,“对,公爵大人的隐蔽资产很多都交了出去,但还有一些,都是以我的名义购买,只有我知道。”

     艾伦苦笑,“真不知道到底是我是他的儿子还是你。”

     克里斯蒂娜俏皮笑了笑:“我不是他的女儿,艾琳娜才是,更何况,少爷你也知道你以前的情况。”

     自己以前确实不是靠谱的人,艾伦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

     “后面还有一些准备,但已经不那么明确,一切都要我们自己判断。包括梅林伯爵,公爵对他的态度很暧昧,我更不能确定他是敌是友。唯一的可确定信任力量是瓦萨镇的守备军,全是公爵大人卫队里以前的守卫,被大人以修养的名义调到了瓦萨镇,他们的档案很干净,大多都是公爵在伯爵领时结识的冒险者。”

     “所以我们只有赶到瓦萨镇,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对吗?”

     “没错,如果赶到瓦萨镇受到卫队庇护,可以确定梅林伯爵至少不会成为敌人,甚至如果少爷没有什么野心,可以保证一生安稳。”

     对于野心这种事艾伦决定先不予讨论。

     “那就先不去梅林郡,易容、绕道可以吗?你的安排是什么?”

     “跟随维罗妮卡的商队穿过针叶林山脉,他们掌握着一条隐蔽的路线,进入大草原后和他们分开,然后向北纵跨大草原进入其他贵族岭,尝试联系一下那里的暗线,然后沿着边境线绕到瓦萨镇。”

     “他们是可以信任的?”艾伦指了指女游侠的帐篷。

     “他们是我通过‘夜莺’在南方种植园的暗线联系到的商队,明面上的雇主是南方种植园的小贵族,我们的身份是他的家属。和商队仅仅是交易关系,没有利益冲突,可以信任。”

     “夜莺是什么?”

     “夜莺是公爵训练的刺杀者,都是女性,正常情况下也会做搜集情报的工作。”

     “难道你也是?”

     在艾伦探究的目光下,克里斯蒂娜脸色羞红的低下了脑袋,呓语道:“我是夜莺的首领。”

     “我是上位低阶刺杀者。”

     大感意外的艾伦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再次打量了一番身边的侍女,削弱的双肩、清瘦的身躯,完全就是一个羸弱侍女的形象。好吧,艾伦咽了口吐沫,他再次领略到了人不可貌相的意义。上位低阶刺杀者,虽然他还不能明白这个称号代表的武力到底如何,但是他知道他父亲当时的亲卫队长也不过是个中位低阶骑士而已,比克里斯蒂娜还要低一级。

     “你们夜莺有多少人?都像你这么厉害?我能指挥几个?”艾伦急切的询问侍女。

     克里斯蒂娜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夜莺包括我有三个成员,另外两个我从来没见过,具体信息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只能书信联系,紧急时会通过通讯卷轴。公爵大人在出事前曾经给她们去过书信,具体内容我不能知晓,所以也不能判断她们对少爷的态度。”

     停顿一下,克里斯蒂娜继续补充道:“我建议我们在安全之前最好不要联系她们。”

     “我明白了。”

     天上果然不会掉馅饼。

     ……

     “克里斯蒂娜,”往篝火里添了把柴火,沉默后的艾伦斟酌着词语,“你能说一下父亲在你心中的形象吗?”

     “公爵大人是一个很好的贵族。”思考了一会的克里斯蒂娜很确定的说道,不过她似乎再也找不到别的词汇来形容老公爵。

     “是啊,”记忆碎片中和公爵有关的大概都是他们以前住在伯爵领的时候的形象,防卫、农耕、狩猎、教育,无论什么事物父亲都要亲力亲为,领地内随时可以见到父亲随和的笑容。免费教育、低税赋、强大可靠的卫队,在这个时代的平民眼中确实是难得的领主。

     可惜在父亲成为帝都公爵后,艾伦与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渐渐也缺乏了管教,但是在他的心底,公爵依然是他的榜样,如山一般可靠,但他的高度又那么难以企及。

     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会倒下呢?而且那么快、那么诡异。

     “风波没有一丝征兆,”克里斯蒂娜回忆着,“那天晚上公爵把我叫到书房,让我帮着用了十几个通讯卷轴联系别的盟友,安排后事,公爵大人的属下在一晚上就都草草安排下去。第二天早上,执法队带走了公爵,完全没有缓冲,而公爵大人好像从来没想着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