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我可是仙二代
    “仙法难寻、仙路难觅啊,师傅说我等即步入仙门,当严守门规,早晚课不得有半点懈怠,可这求仙经实在是晦涩难懂,师门又不安排专人讲解,依我看,这一个月后的仙基求实是要挂掉了。”

     玄伏山绵延数万里,这主峰直入云霄,放眼望去绿树成荫,花草生机勃发,偶有些灵植,再配上雾霭缭绕,不得不说玄伏宗开派仙人极有眼光。

     如今的玄伏山香火鼎盛,大殿气派雄奇,经过几代掌门的经营,玄伏宗俨然成了这一方世界的大宗门。

     望气殿位于玄伏山山腰,专供初级弟子居住,日常的课业也在这里完成,可玄伏山如今地位、实力均是一流,所以即便是初级弟子居住的望气殿也极尽奢华!

     望气殿的一处长亭,三五个身着粗布道衣的弟子倚杆而坐,但无人留意这乌木是数十年的楠木还是上百年的帝桦木。

     说话的是一个愁眉不展的小胖子,他身上的麻布衣服略显肥大,比起初来时,他已经瘦了二十多斤。

     这修仙一途是否能得长生还不可知,可这小胖子却实实在在的体验了减肥的功效,也不知道是早晚坚持课业还是求仙经的缘故。

     这求仙经是玄伏宗的入门篇,讲的全都是修仙的道理,里面的内容稀奇古怪,如果不是聪慧过人或者心性坚毅,那么是很难吃透里面的内容的。

     新人弟子入门半年要参加考核,也就是小胖子所说的仙基求实,这项考核考的都是一些基础,但是要求答题者写出实际的感受。

     这些题目虽均是出自求仙经,可答案却不唯一,资质平平的弟子断难通过。

     “方胖子,以你的资质,恐怕是很难通过一个月后的仙基答实了!可能通过初考,来到这里看求仙经,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退一步说,就算回到世俗界,也定能一展抱负!”

     说话的是一个高瘦的少年,少年面容清瘦,眼冒精光,是这批新弟子中的翘楚。

     小胖子及其不喜人称他为方胖子,可看到是高瘦青年,急忙压下了心头的怒火,“路晃师兄说的是,可即来了玄伏宗,又有哪个愿意回世俗,初入山门时,我们也都见到师叔师祖们御剑飞行,如此情境谁又不想修炼仙法,争一争那长生的机会。”

     一直沉默的青年劝慰小胖子道,“方羽,修仙一途断难苛求,与其倚杆感慨,不如多读一读求仙经,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前来问我,或许可以为你解答一二!”

     “多谢王潜师兄,正式拜入仙门前时间宝贵,方羽断不敢以己之事,误了王潜师兄。”

     小胖子随即感叹,“可惜玄伏宗立宗数千年,也未听说有什么捷径可走,否则我还可以试上一试,哎,有多少新人倒在了仙基求实上。”

     路晃重哼了一声,神色十分不爽,因为他看到远处的一道身影。

     一个年龄十八九岁,可道袍却极具奢华的人出现在长廊里,这少年相貌普通,在长廊走了几步,便放下了手中的紫色道团,神情恍惚的坐了下去。

     方羽面露惊异,神色极为慌张,“路晃师兄,说话可要小心哦,紫色法衣,那是我们师祖级的,玄伏宗门规森严,若是传到了师叔师伯门的耳朵!”

     “一个连仙基求实都没有参加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们的师祖,他的修为和我们差不多,都是筑基期的实力,如果不是凭着父辈恩泽,恐怕早就被赶出玄伏宗了!”

     “说不准这位师祖是天赋惊艳呢,直接免掉了仙基求实!”小胖子的资质低位,接触的宗门人员极少,所以并不清楚路晃为什么那么说!

     “玄伏宗立宗多年,何曾听说可以免掉仙基求实,若天赋惊艳也还好说,可我听内门的师兄说过,宗门根本就不知道这位师祖的天赋,当时仙基求实,他只是回答了太麻烦,宗门便免掉了他的考核!”

     方羽和王潜都惊讶的张着嘴巴,久久不能合拢,“啊?玄伏宗这样的宗门可是最注重门规的,那个少年的背景究竟是有多大,才能让宗里决定免去他的考核!”

     路晃一脸愤愤不平,“如今大家都说因为石在师祖坏掉了宗门的门规,有损宗门清誉,据说门派里没有几个年轻弟子能看上他!”

     身着紫色道袍的石在安静的坐在道团上面,长亭里少年议论虽然都能听见,可他却并没有上去理论。

     因为他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一个对他来说非常严重的问题,为什么他走着走着穿越了!

     穿越也就穿越吧,石在认命,毕竟这一方世界真的有修真存在,他还幸运的成为了修真门派的一员。

     不论是修真啊还是仙法,对二十一世纪的他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可就在这几天,穿越的后遗症来了,这个世界的石在记忆,宛如潮水一般的冲击着穿越过来的石在!

     “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真够实在的,原主人的靠山,也就是成功成仙,去了仙界的石轩,曾告诫过石在修真要脚踏实地,石在居然真的脚踏实地,丝毫不去动用石轩留给他的一众法宝!”

     伴随着石在的回忆,又有一波记忆涌了过来!

     石在这些年,怎么刻苦便怎么修炼,玄伏宗其他的弟子修炼,也有靠服食筑基丹的,可石在不服用,不但不服用,还专门挑选灵气少的地方修炼。

     在这种情况下,石在慢慢感受到了修真的艰难,毕竟按照他的这种修炼方式,天才也很难有所成就。

     所以石在逐渐觉得修真痛苦,对修真已经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穿越过来的石在感受着潮水一般的记忆,宛如影片一般在眼前浮现,陷入了哭笑不得境地,因为石轩虽然告诫石在刻苦,可那是为了修炼本心,修为的修炼上石轩也告诉石在借用天地之势,抓住可用的机会!

     穿越过来的石在只能感慨,眼下的这个石在还真是认死理!守着如此多的法宝洞天不用,否则也不至于被一些弟子议论了。

     其实石在也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些初阶弟子对他如此排斥。

     论年龄,大家都是十八九岁的年龄,就算差个两岁三岁,在修真界也算不得什么,普通的新人弟子每个月只能领一颗筑基丹,法宝也都是入门级的飞剑,说是飞剑,其实根本不能飞行。

     除此之外,初级弟子还要担水、劈柴,偶尔客串些抓捕野味的任务,这些任务虽然不难,可却会减少他们的修炼时间!

     可石在呢,穿着紫色的法衣,修炼时可以用紫色的道团,也就是他现在坐着,好像一团云团一样的东西!

     这紫色道团取自灵机紫玉,修真者坐在上面,不但外邪不侵,还能加速灵气运转。

     重生前身为富二代的石在非常鄙视前身,因为石在牢记石轩的教诲,居然只是拿紫色道团当普通的坐垫,修炼之时,他会选择普通的道团!

     接下来就要说到石在的供奉了,普通弟子是一颗筑基丹,可石在直接领取的是元婴丹,要知道玄伏宗的长老每个月也就是一枚元婴丹。

     元婴丹是现阶段的玄伏宗炼制出的最高丹药!

     富二代石在觉得,这一点他不怪前身,毕竟筑基期的修真者服用元婴丹就是爆体。

     可石在完全可以拿出元婴丹去宗门拍卖,以元婴丹在市面的价格,是可以兑换大量的天才地宝的。

     “哎,一手好牌,完全被你打的稀烂,不得不说,你作为一个仙二代,还真是有些失败!从今以后,我石在要一改以往的恶习,把宝贝和资源以最快的速度用出去!”

     长亭里的三位弟子还在议论,看向石在的目光也愈发不善!

     石轩成仙的事情,玄伏宗一直作为秘密,知道的只是宗主和几个资深长老,对外则是宣称石轩有重要贡献!宗门对石在照顾也是此种考虑。

     可也因为这种描述不清不楚,石在又以筑基的实力拿着长老的待遇,弟子们心中的不忿与日俱增。

     “呵呵,不单是新人弟子对我羡慕嫉妒恨吧,这种事情传到还未通过仙基求实的弟子耳中,绝不可能是巧合,果然啊,不论是哪里,二代都是要拉仇恨的!”

     方羽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石在,目光转向路晃,“路晃师兄,石在师祖真的有那么不堪,宗门削减我们新人弟子的用度,将那元婴丹给他,这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玄伏宗不是一项恪守公平的原则么!”

     “哈,那帮人又在造谣了,我可是个仙二代,不知道这些人知道石轩的身份,还会不会如此嘴脸,刚刚穿越,还是低调行事,如果不来招惹我,也就算了!”

     石在准备拿起道团,回他的洞府凌云洞府。

     一抹头痛再度袭来,石在发现,这次的记忆量比以往更加巨大!包含了石在的衣食住行,这一刻地球的石在和这方世界的石在彻底融合,难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