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炽焰道宫
    玄伏宗宗门挑战这天,玄伏宗望气殿的气氛格外热烈,几个和刘泰交好的弟子前来为刘泰助威。

     “刘泰师兄此番挑战石在师祖实是勇气可嘉,我这里有几枚高等的爆元丸,服用一颗,可进阶到开光期后期,副作用么,也不算严重,只要躺在床上两个月,便可恢复修为,只是在此期间不能动用灵气。”

     “我这里有一枚惊雷符,虽然只是初级的残品,但也能够发挥作用,不如刘师兄将此符藏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毕竟石在师祖举手投足间便是五万仙玉的手笔。”

     刘泰一一向诸位好友致谢,“诸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爆元丹我这里也有一些,是上次宗门任务时偶然所得,消耗用的灵符也有一些。”

     这几位前来的好友见刘泰不接受,便不再坚持,他们此番前来,也是给刘泰留个好印象,若刘泰真有大机缘,能够在宗门大比中战胜石在,那么说不定会一飞冲天,挑战结束有三个月的保护期,在这三个月内,刘泰可以以修养为借口,拒绝接下来的宗门挑战。

     到时候就算孟方真的来挑战刘泰,那么刘泰最起码也能留有三颗元婴丹,到时只需将三颗元婴丹贩卖,那么刘泰也便算发达了,起码三颗元婴丹对筑基期的他来说是一笔巨大财富。

     望气殿的新人弟子区,方羽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此时的方羽无心看求仙经,对他来说,宗门挑战是一个不错的学习机会,那刘泰还是玄伏宗实力不错的高手,若有机会观摩一下,定会受益良多。

     “哎,怀璧其罪啊,怪就怪石在师祖的修为实在低微,却领着元婴丹那样的天价月俸,否则也生不出这些事端,这爆元丹求仙经中有记载,顶多便是修为提升一阶,可刘泰师兄是什么实力!而且拜入山门前还是个强大的体修,这次石在师祖危险了。”

     玄伏宗中,像方羽这般的弟子没有多少,因为低级弟子一致认为,是宗门克扣了他们的月俸,才让石在得到如此巨大好处的。

     方羽开始时也是这般认为,可没过多久,便想清楚了其中缘故,筑基期丹药和元婴期丹药的价值是没办法比的,即便玄伏宗所有的筑基期月俸加起来,也未必有一颗元婴丹的月俸价值高。

     这些弟子真是利令智昏,再加上石在的实力又不高,弟子们自是将目光对准了这位师祖!

     方羽在玄伏宗中,便是被欺辱的存在,此时想想石在的遭遇,他竟然起了一丝同情之心,“到哪里都是弱肉强食啊,不行,宗门挑战的时间马上便要到了,我这便前去潜龙台!”

     潜龙台建在望气殿上方,选择了一处地势平稳处,由大乘期强者使用手段建造,潜龙台是一个直径数里的圆形平台,周边插着印有玄伏宗字样的旗子。

     在往外,则是一圈圈石质座椅,供人前来观看,平台由大乘期高手布下法阵,即便大乘期的高手短暂交锋也能承受!

     玄伏山脉莲心峰,数名金丹期的高阶弟子御剑悬浮,在他们脚下数百米则是莲心形状的山体,数道火焰从莲心峰喷射而出,带起层层的热浪。

     这些御剑的弟子们对火焰视而不见,任凭着火焰冲击着他们脚下的飞剑。

     这莲心峰又是玄伏宗的一处宝地,新人弟子们若是能经过仙基求实的考验,那么便有机会来此处锻炼,莲心火可不是普通的火焰,可以凝练修士的心神,让玄伏宗弟子更好的突破大境界。

     能达到金丹期的高阶弟子大多会选择在此处修行,平日里若是没有任务,日夜都在此处修炼,这也是高阶弟子的特有待遇。

     一道漂亮的飞剑之上,王媛淡然的站立在上面,不论莲心火如何上涌,也不见王媛有什么动作,火焰的光芒照在王媛脸上,如雪的容颜更显俏丽。

     “柳乾师兄,你不是忙着做炽焰宫的道宫任务么,可有什么收获?”

     “不知为何,炽焰道宫的事情居然被其他宗门知道了,我是回宗门求援,顺便看看石在师叔的宗门挑战。”

     说话的是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人,他站在一柄环着火焰的飞剑,看上去十分沉稳,也就是王媛口中的柳乾师兄。

     附近的几人,全都是金丹期的修为,属于高阶弟子中的佼佼者,可面对此中年人却十分恭敬,这是因为柳乾是玄伏宗的传奇天才,如今已经是金丹期九层,马上便能跨入元婴期。

     王媛眉头一皱,神情严肃道,“炽焰道宫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泄露,也不知是出了什么变故,柳乾师兄若是能够用到师妹,师妹定当鼎力相助,师兄极品火系灵根,若能得这炽焰道宫,恐怕会立即进入元婴期。”

     “多谢师妹好意,可其他宗门出动的都是些长老级的高手,若真是动起手来,我们金丹期的恐怕是插不上手了,宗里正准备商议此事,我这才有时间看一看石在师叔的宗门挑战。”

     黄远这时候开口道,“据闻那刘泰实力不弱,入宗之前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而且他的土灵根品质也十分不错,虽说灵气修为不算高,但综合实力在筑基期弟子绝对算强大,难道石在师祖的元婴丹真的要让出去?”

     柳乾哈哈一笑,眼含深意的看了看黄远,“左宗主一向照顾石在师叔,宗里既然决定给石在师叔元婴丹的月俸,那么石在师祖应该有应付筑基期宗门挑战的实力,若说以前,我对石在师叔还真没什么信心,怕他不动用法宝,可如今拍卖中出手便是五万仙玉,我倒是不担心石在师叔了。”

     黄远和王媛对望了一眼,全都露出了然的神色,柳乾说的没错,左弗宗主是什么人啊,以左弗的手段,筑基期弟子想要从石在手中拿东西,怕是难了。

     石在的储物戒中,是有着几颗爆元丹的,这种丹药并不是求仙经所说的平常丹药,而是大乘期高手亲自炼制的,服用后可直接步入金丹期的修为,在获取白玉多宝象之前,石在也是打着这几颗爆元丹的主意。

     可要是以前的石在,只认刻苦修行,还真未必会使用,但是如今的石在,不同以往,有法宝为什么不用啊!否则一旦进入金丹期,这爆元丹岂不是变为废品了!

     不过如今有了白玉多宝象,石在自然不需要使用爆元丹了,他只要凭借白玉多宝象,甚至不需要自己出手,何必多费一番周折。

     柳乾抬头看了看天,“诸位师弟师妹,距离宗门挑战的时间不远了,我们过去看看,这可是关乎着元婴丹的战斗,在玄伏宗的历史上都是极为少见。”

     一行金丹期的高阶弟子说说笑笑,驾驭飞剑,化作数道流光,向着潜龙台的位置飞去。

     此次的宗门挑战中,最兴奋的莫过平常的筑基期弟子了,不论修为高低,皆是看到了希望,这修行一途实在艰难,可只要跟上石在和刘泰的修为就好,他们都有出手挑战的机会。

     玄伏宗的潜龙台,此时早就人满为患,就如同柳乾所说,此番的挑战涉及到了元婴丹,的确能博人眼球,所以不止是筑基期的弟子,开光期的、融合期的、心动期的都来了不少,甚至还来了一些金丹期的弟子。

     潜龙台上,刘泰早已提前入场,主持此次宗门挑战的何铭长老则是坐在评判台上。

     刘泰穿着普通弟子的道袍,但他的身材确实健硕,宽大的道袍被撑的鼓了起来,一双眼睛来回扫视,在观察着潜龙台的地形。

     潜龙台的直径有数里之长,这是因为修士所擅长各不相同,刘泰修炼的便是近身作战的法决,可也有修炼远程法决的修士。

     之所以将潜龙台建的如此巨大便是处于此种考虑,数里的距离足够实力相当的远程修士拉开距离。

     “马上便是挑战的时间了,为何还不见石在师祖的身影,难不成是石在师祖怯战,不准备过来了。”

     说话的是一位筑基期的弟子,他的怀疑也是有几分道理,如今临近挑战时间,却不见石在的身影,对筑基期修士来说这就麻烦了,毕竟不能御剑飞行,晚出现就算弃权,到时恐怕不用比,石在的元婴丹直接归刘泰所有了!

     “就算石在师祖来,也很难赢刘泰师兄了,你们快看台上,刘泰师兄的眼神不断环视四周,只怕潜龙台的地形已经烂熟于心,再加上刘泰师兄的实力!”

     一抹白色的身影突然从凌云洞府的位置笔直升起,阳光的照射下,白玉多宝象白玉般的肌肤闪动着多彩的光泽,也不见象腿抖动,这道身影眨眼间便抵达到潜龙台上空。

     “行走间快若风雷,不见灵气波动,是御空飞行,怎么会,石在师叔不是刚刚才得到白玉多宝象么,怎么会,这白玉多宝象竟是元婴期的修为!”

     柳乾一动不动的盯着白玉多宝象身上的身影,石在一身紫袍,神态间漫不经心,在白玉多宝象宝光的作用下,石在的身上也带了一些光泽。

     这些光芒并不太亮,但是柳乾等人看来却十分刺眼,没错,所有金丹期的弟子全都认出了白玉多宝象的实力,那便是元婴期,在他们眼中全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啊。

     元婴期的神兽,那意味着什么?这样的神兽放在哪里都是要当作护山神兽供起来的,可你看看石在,直接把白玉多宝象当一头简单的坐骑了!

     即便是长老何铭,也在不断的揉着眼睛,只有金丹期以下的弟子不知何故。

     “你们看,石在师祖来了,这造型够拉风的,他是给白玉多宝象服用了什么药物么,否则这白玉多宝象身上为什么没有元婴期强者的威压?”

     何铭无语的登了一眼这些弟子,也不看看你们的修为,元婴期的神兽是什么样的实力,用得着和你们使用威压么!